第三千九百九十章 杀心不死 - 万古天帝

第三千九百九十章 杀心不死

赦天七骨一双眼睛阴沉无比,如利刃一般盯着聂天,杀机沉沉。他 没有想到,聂天提出如此苛刻的条件,赦天一奇和赦天望川竟然会答应。的 确,在别人看来,聂天的条件确实有些过分。 但是他所要求的圣彩流炎,和整个流炎圣脉比起来,简直就是不值一提。聂 天毕竟有着赦天大祭司的身份,赦天一起和赦天望川两人,对他还是有一丝丝的忌惮的。毕 竟血罗老祖的话,可不是闹着玩的。 “多谢族长大人和大长老成全。”聂天感受到了赦天七骨的杀意,却是并不在意,装作不知,向着赦天一奇和赦天望川淡淡一笑。 “既然这样,那就结束这里的事情吧,带所有人前往阴月森林。”赦天望川沉沉开口,他恨不得立即让这些外族之人离开祖地。 “是!”九长老赦天震和新晋长老赦天伦同时答应一声,然后直接离开。“ 赦天七骨,你陪大祭司他们一起去阴月森林吧。”赦天一奇眉头微微一皱,看向赦天七骨说道。“ 是。”赦天七骨答应一声,脸上闪过一抹阴冷的气息。 “我们走吧。”聂天没什么反应,只是淡淡一笑,对末日十二说了一声。 末日十二微微点头,然后和聂天一起,跟着赦天七骨离开。“ 族长大人,赦天七骨刚才的杀意,似乎他对我们的大祭司杀心不死啊。”赦天望川望着聂天三人的背影,眉头皱起说道。 连聂天都感受到了赦天七骨的杀意,赦天一奇和赦天望川当然也看在眼里。“ 这不正好吗?”赦天一奇淡淡一笑,脸色有些古怪,眼神之中好似在期待着什么。 “族长大人,这小子毕竟是老祖认定的人,他要是真出什么事,怕是不好吧。”赦天望川脸色一沉,竟是有些担忧。 赦天一奇嘴角扯动一下,说道:“如果他连阴月森林和赦天七骨都搞不定,又有什么资格做赦天大祭司呢?” “这倒也是。”赦天望川点了点头,马上明白了赦天一奇的意思,后者是想借赦天七骨之手,考验聂天。 要是聂天真的死在阴月森林,那只能证明,血罗老祖看错人了。聂 天和末日十二跟着赦天七骨,很快离开古圣祖地。他 们并没有回到诸天圣界,而是来到另外一片陌生的世界。聂 天和末日十二并没有说话,只是跟在赦天七骨的身后。 “聂天,你可知道阴月森林是什么地方?”路上,赦天七骨目光之中闪烁出一抹凌冽之意,阴冷一笑问道。“ 什么地方?”聂天淡淡一笑,反问一声。 “阴月森林是我们赦天族的一处禁地之一,也是我们赦天族小辈历练的地方。”赦天七骨嘴角扬起一抹笑意,说道:“阴月森林之中,有许多凶兽存在,还有很多太古之时遗留下来的禁制杀阵,你们一定要小心啊。” “多谢提醒。”聂天笑了一声回应。“ 那是自然,毕竟你是我们赦天族的大祭司,要是死在阴月森林,那可就不好了。”赦天七骨目光从聂天身上扫过,分明带着一股杀意。聂 天眉头一皱,笑道:“赦天七骨,你倒是不掩饰,看来你还是要杀我啊。” 他很惊讶,赦天七骨完全不掩饰杀意,甚至还刻意流露出来。 “哼哼。”赦天七骨冷笑两声,说道:“聂天,你不会以为,你杀了我们赦天族的人,还赢了我,当众让我难堪,我还会让你活下去吧。若是你这么觉得,未免也太天真了吧。” 聂天目光一沉,随即笑道:“赦天七骨,你杀我,难道就不怕族长和大长老怪罪吗?”“ 族长和大长老岂会不知道我要杀你?”赦天七骨冷笑一声,说道:“他们没有阻止你进入阴月森林,那就代表,他们已经默认,允许我杀你!”“ 是吗?”聂天笑了一声,说道:“你确定,他们不是想利用你来试探我吗?” “试探又怎样?”赦天七骨倒是很聪明,反笑一声说道:“如果你死在阴月森林,只能证明,老祖看错了人!” 聂天淡淡一笑,不再多说什么。 赦天七骨比他想象得要聪明,看来接下来的阴月森林之行,不会轻松了。 大概半个小时之后,赦天七骨带着聂天两人来到一处阴暗的森林之外。“ 这里就是阴月森林了,我们先在这里等着吧。”赦天七骨停下脚步,沉沉说道。 聂天和末日十二点了点头,他们随时随地都能感受到赦天七骨身上的低沉杀机。 他们甚至有些担心,赦天七骨会突然出手。的 确,赦天七骨很想直接杀了聂天和末日十二。而 且他对自己现在的实力,非常有信心,毕竟他可是刚刚突破了天劫圣王之境。 但是聂天和末日十二尚未有进入阴月森林,若是直接死掉,恐怕有些麻烦。 赦天七骨有着十足的信心虐杀聂天和末日十二,所以他并不急在一时。 接着,半天之后,九长老赦天震和赦天伦的身影出现,身后跟着近百名赦天族的武者,以及参加测试的武者们,黑压压的一片,笼罩了阴月森林的上空。 “来了。”赦天七骨说了一声,身影一动,踏上高空之中,聂天和末日十二立即跟上。“ 大祭司,这是你的圣彩流炎。”这个时候,赦天震眼神一颤,大手伸出,直接送给聂天一枚时空戒指。 “多谢九长老。”聂天接过时空戒指,神识感知了一下,发现里面竟然有足足八九千瓶圣彩流炎,不由得惊喜一笑。 他倒是没有想到,这么短的时间内,这些测试武者竟然采集了这么多圣彩流炎。 “聂天,不要忘了我们的约定。”末日十二目光扫过聂天,淡淡一笑,提醒后者。“ 当然,这些圣彩流炎,有你的一半。”聂天淡淡一笑,一脸坦然。 他当然记得自己和末日十二之间的约定,而且这一次之所以能发现流炎圣脉和流炎之心,也有末日十二一半的功劳。 于情于理,末日十二都应该分走一半的圣彩流炎。聂 天是守信之人,绝对不会背信毁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