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千零五章 一不小心 - 万古天帝

第四千零五章 一不小心

赦天七骨听到聂天为自己说话,一双眼睛不由得一颤,猛然抬头看向聂天,一脸错愕,好似在怀疑自己听错了。他 万万没有想到,聂天竟然会帮他说话。他 可是数次想要聂天的命啊。 如果有人好几次要杀他,他不杀对方就已经是最大让步,绝对不可能替对方说话。 “赦天七骨,我是赦天大祭司不假,但我这个身份,不会成为你的任何阻碍。”聂天看向赦天七骨,淡淡一笑,说道:“如果你想杀我,或者想挑战我,我随时奉陪。”赦 天七骨眼神一颤,脸上的错愕更加明显,聂天的这一番话,再次出乎他的预料。赦 天震看着聂天,一双眼睛忍不住闪烁一下,心中震撼不已。 他原本以为,聂天只是一名武道天赋强大得可怕的武者,却没有想到,聂天的心性更加可怕,而且城府极深。 就刚才的这几句话,绝非一般武者能说出来的。此 时赦天震才彻底明白,聂天的强,不止在他的天赋,更在他的心!“ 聂天,这一局我败了,心服口服。”赦天七骨沉默片刻,眼神猛然一颤,嘴角扬起一抹弧度,说道:“但是我不会认输,我期待和你的下一次比拼。”聂 天淡淡一笑,说道:“赦天七骨,我只想让你知道,并不是只有你们古圣族的武者才配叫天才,我们外族之人,一样有天才。”赦 天七骨目光微沉,沉默地点了点头。而 在另外一边,巫罗封看着眼前一幕,一张脸低沉而难看。 他没有想到,事情竟然会变成这样。“ 巫罗封,你还不走吗?”这个时候,赦天震冷冷开口,眼神之中充满了威胁之意。“ 赦天大祭司是吗?”巫罗封目光低沉,冷冷锁定在聂天的身上,沉沉说道:“后会有期!”说 完,他身影一动,直接离开。 “这个家伙,不像是会善罢甘休的人啊。”聂天望着巫罗封身影消失的地方,嘴角扬起一抹弧度,心中苦笑一声。 “大祭司,我们走吧。”赦天震身影一动,来到聂天身边,淡淡一笑说道。 “不需要测试了吗?”聂天眉头一挑,笑了一声。赦 天震同样一笑,说道:“阴刃九杀阵困不住你,赦天七骨和巫罗封联手杀不了你。阴月森林对你而言,已经没有测试的意义了。” “说的也是。”聂天淡淡一笑,然后看向唐十三等人,说道:“一起走吧。”赦 天震只是一笑,当然不会拒绝。接 着,聂天等人在赦天震的带领下,很出离开阴月森林,来到了赦天一族的核心之地,赦天城。进 入赦天城之后,赦天震直接把聂天等人带入血罗府中,给他们安排了一个大院子,供他们休息。 院子之中,赦天族的人全都离开,只剩下聂天,末日十二,天之圣女,唐十三,唐尤尤,君剑刑六人。“ 聂天,你怎么成赦天族的大祭司了?”唐十三看向聂天,忍不住笑着问道。“ 一不小心。”聂天笑了一声,并没有详细解释。 唐十三一脸无语,接着眼神闪烁一下,说道:“听说你身上有很多圣彩流炎,是真的吗?”聂 天再次一笑,没有犹豫,直接拿出一千瓶圣彩流炎,递给唐十三,说道:“这些是你的了。” “这……”唐十三愕然一愣,整个人呆滞了数秒,然后才反应过来。 天之圣女看到这一幕,一双美眸颤抖了几下,俏脸不是太好看。她 冒着生命危险,才从聂天那里得到一百瓶圣彩流炎,谁知道聂天轻轻松松几句话,就从末日十二身上诈了一千瓶圣彩流炎,然后转手就给唐十三了。“ 君剑刑,你应该用不到太多,给你一百瓶吧。”而在此时,聂天看向君剑刑,又拿出一百瓶,递了过去。 “嗯。”君剑刑也不客气,点头一笑,将圣彩流炎收了起来。天 之圣女一张俏脸一僵,半天说不出话来。这 么珍贵的圣彩流炎,聂天简直就是当大白菜送。 接着,几个人在一起说了一会话,便各自找了一个房间,休息去了。 眨眼之间,十多天时间过去。聂 天从房间之中走出来,整个人荣光焕发,气势比之前强悍了不少,之前的伤势彻底痊愈,状态恢复到了最佳。 他看了一下其他人,都还在房间里,显然都是服用了圣彩流炎,好好吸收呢。 “是他!”这个时候,聂天察觉到有人来了,上前几步,看到一道身影走了过来,不由得眉头一皱,心中惊讶。他 没有想到,此时出现的人竟然是赦天伦。赦 天伦之前虽然没有直接向聂天出手过,但他也是非常想杀聂天的。 “赦天伦拜见大祭司。”赦天伦走进院子,停在距离聂天数米处,深深躬身,竟是显得毕恭毕敬。 “又是吗?”聂天先是一愣,随即笑着问道。赦 天伦的态度转变如此之快,还让他有些适应不过来呢。 “大祭司,族长和大长老有请。”赦天伦抬起头来,恭敬说道。 “那我们走吧。”聂天眉头皱了一下,淡淡说道。他 来到血罗府这么久,赦天一奇和赦天望川一直没有出现,现在突然找他,会是什么事呢? “赦天伦,你可知道族长和大长老找我有什么事?”路上,聂天忍不住问道。 “好像是其他三大古圣族的人来了,族长和大长老有事跟大祭司商议。”赦天伦点头笑道。“ 其他三大古圣族?”聂天眉头一皱,不由得眼神闪烁了一下,问道:“他们来干什么?” “属下不知。”赦天伦摇了摇头。聂 天嘴角扯动一下,心中笑道:“该不会是其他三族来拜见我这个赦天大祭司吧?” 四大古圣族,迄今为止,聂天只见过赦天族和巫罗族,另外两族的人,他还从来没有见过,心中不免有了一丝期待。片 刻之后,聂天和赦天伦来到血罗府大堂,远远地看见大堂之上,数道身影坐在那里,气氛好像很低沉的样子。 “这家伙也在。”聂天看到一张熟悉的面孔,不禁苦笑一声。他 倒是没有想到,巫罗封也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