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一章要脸也是浪费 - 万古天帝

第四百一十一章要脸也是浪费

“救我!”翁浩睿显然没有想到狗蛋的实力竟然如此强横,迎面的恐怖气息,令他胆战心惊。天』『 籁小 说.⒉3TXT. “殿下!”空中的四个暗卫看到这一幕,同时惊叫,同时出手。 “唰!唰!唰!唰!”四道掌影同时飞出,与空中那道拳影轰撞在一起。 “嘭!”一声巨响,一道肉眼可见的气浪瞬间炸开,真元境武者的真元之气犹如风刃一般向着四面八方激荡。 “啊!”翁浩睿惨叫一声,被气浪直接冲击得倒飞出去。 “不好!”聂天惊觉到那股气浪向着时空传送阵冲过去,大叫一声,身躯之内立即亮起一层碧光,涌出体外,像护盾一般将时空传送阵笼罩住。 “嘭!”一声闷响,时空传送阵晃动一下,并没有被破坏。 还好聂天及时用木极碧天战甲为时空传送阵挡住气浪冲击,否则一阶灵阵那能承受得住真元之气的轰击。 这个时候,传送阵猛然亮起一层刺眼白芒,众人被这道白芒刺得纷纷闭上眼睛。 等到再睁开眼,慕容紫英等人已经消失了。 “还好。”聂天虽然没有坐上传送阵,但是身边没有累赘,凭他的实力杀出去,还是绰绰有余的。 “兄弟,我们走!”狗蛋看到身后的人已经安全离开,嘿然一笑,对聂天喊道。 “嗯。”聂天微微点头,准备离开。 “混蛋!”此时,翁浩睿从地上爬起来,一口鲜血喷出来,愤怒大叫:“救了人还想走,全都给本太子留下!给我杀了他们!” 幸亏四位暗卫出手及时,翁浩睿才保下一条小命。 “就凭这些虾兵蟹将,也想留住我吗?”聂天扫视一圈周围的黑衣人,丝毫没有将放在眼里。 此时翁浩睿这边总共有四名真元一重暗卫,还有十几个巨灵九重的黑衣护卫。 这样的实力,非常有威慑力。 聂天要想打败这些人,非常难,但他如果执意逃跑的话,对方也休想拦住他。 聂天和狗蛋的身影同时跃起,向着大厅门口冲过去。 “一剑倾夜!”聂天长剑开道,一剑斩出去,半空中一道百米之巨的剑影轰然落下。 “轰!”整个大厅猛烈一震,摇摇欲坠。 那些大厅之中的人,顿时死伤无数,鬼哭狼嚎,哭爹喊娘的声音响彻起来。 “好厉害的剑气!”狗蛋感知到剑气之中的恐怖气息,不禁看了聂天一眼,深深敬服。 他不是惊叹聂天的实力,而是惊叹后者的天赋。 十几岁的年纪,巨灵三重修为,一剑之力,令巨灵九重武者都不敢靠近。 如此天赋,堪称旷世罕见。 狗蛋自认也是个天才,三十岁就达到了真元一重实力。 但他此时把自己跟聂天比一下,顿时感觉,自己的年纪都活到狗身上了。 十几个巨灵九重实力的黑衣护卫,被聂天一剑之威震慑,一个个下意识地后退,竟是不敢上前。 “废物!”翁浩睿怒斥一声,如果不是此时受伤,他肯定会冲上去阻拦。 那四名暗卫,也是忌惮聂天刚才的大黑煞印的力量,有些谨慎。 “留不住他们!你们全都要死!”翁浩睿吼叫连连,彻底疯狂,脸上肌肉因为愤怒,扭曲在一起,显得十分狰狞。 那十几个护卫顿时身躯一颤,只得上前去。 翁浩睿的暴戾,楚阳城人尽皆知,他此时这么说,绝对不是开玩笑。 如果聂天和狗蛋逃掉,这些护卫,一个都活不了。 “杀!”其中一个护卫心一狠,背后出现一杆长刀,正是巨灵真身,巨大的刀身,几乎要把大厅天花顶开个洞。 “找死!”聂天冷冷一笑,剑绝天斩再次出手,浩然剑气弥漫百米之外,呼啸的气势凌冽无比,似乎连周围空气都被拉紧。 “嘭!”一声闷响,剑气炸开,那护卫的长刀元灵竟被直接轰飞,整个人也倒飞出去。 其他护卫看到这一幕,纷纷倒吸一口凉气,心头骇然,连身体都颤抖起来。 “不可能!”翁浩睿大叫一声,愤怒狂吼:“你只有巨灵三重实力,为什么会拥有如此恐怖的力量?” 之前在血死场的时候,聂天轻松斩杀血魔猿王,那时翁浩睿就震撼于前者的骇人实力。 现在近距离看到,那种扑面而来的气势,更是让他胆寒。 “哼!”聂天冷笑一声,说道:“似你这种蠢货,还不配知道!” “你”翁浩睿双目充血,恨不得将聂天碎尸凌迟。 聂天和狗蛋冲杀过来,眼看着就要冲出大厅。 那四名暗卫此时有了动作,他们知道,如果不能将聂天两人留下,翁浩睿说不定真的会杀了他们。 “轰!”一名暗卫一拳轰出,真元之气包裹着的拳头破空而出。 “嗯?”聂天微微皱眉,真元境武者的攻击,他此时想要抗住,非常不易。 刚才能够同时抗下四人联手,完全是三阶星魂的力量。 聂天此时犹豫,是否要使用三阶星魂。 星魂碑上还有两个三阶星魂,算是聂天的保命底牌。如果用在这暗卫的手上,实在浪费。 “给老子滚!”就在聂天犹豫的时候,狗蛋一拳轰出,骇人的气势滚滚压过去,竟是比那暗卫强横得多。 “嘭!”两道拳影对撞在一起,那暗卫直接惨嚎一声飞出去。 反观狗蛋,一脸的狂笑,毫无伤。 聂天看了狗蛋一眼,心中说道:“这家伙的名字土得掉渣,但实力真不是盖的,这一拳的威力,就算是真元二重强者,也未必接得下。” 其他三个暗卫看到这一幕,心头骇然,竟是下意识地后退。 聂天看到三人脸上有惧意,旋即冷笑一声,目光蓦地锁定翁浩睿,突然一剑刺出。 “唰!”一道剑芒闪电般飞出,凛凛杀意逼向翁浩睿。 “噗!”翁浩睿半点反应都没有,竟是被剑芒直接削掉半边脸。 “啊!我的脸!”鲜血喷涌,翁浩睿出杀猪般的惨叫声。 聂天并没有杀他,而是选择一种更残忍的方式打击他! “唰!”不等翁浩睿惨叫完,又一道剑芒闪过,他的另一边脸也被削掉。 “你这种人,要脸也是浪费!”下一刻,聂天目光阴沉地看着翁浩睿,冷冷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