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章灵阵大师 - 万古天帝

第四百三十章灵阵大师

“姚飞可大师!”狗蛋和端木路同时一愣,竟然听过这个名字。天籁小说.『⒉3TXT. “嗯?”聂天一下愣住,问道:“你们知道此人?” 姚飞可,这个名字聂天还是刚刚知道,从慕容紫英的口中打听出来,是慕容紫英的老师。 现在看狗蛋和端木路的反应,这个姚飞可似乎是一个知名度很高的人物。 “老师,姚飞可大师是灵阵师公会副会长,灵阵大师排行榜上的第三灵阵大师。”端木路平静一下,解释道。 灵阵师,也有公会,灵阵师公会。 但是因为灵阵师的数量远比炼丹师要少,所以灵阵师公会的势力就不如炼丹师公会那么强大。 而且灵阵一道,比丹道更加困难。 聂天前世在天界神域的时候,丹道造诣已经达到九阶,但灵阵一道只有七阶。而且整个天界神域,最强大的灵阵师也只有八阶,从来没有出现过九阶灵阵师。 灵阵一道,牵涉的东西太多,各种灵材,天地之势,天地规则等等一系列的东西。以人类最多一千年的寿命,想要达到九阶灵阵师的程度,几乎不可能。 “第三灵阵大师,这倒真是个人物。”聂天淡淡一笑,不禁点头。 “聂天老大,你怎么知道轩王殿下要等的人是姚飞可大师?”狗蛋继续问道。 聂天淡淡一笑,一脸自信,解释道:“轩王之所以不敢马上进皇宫,无非是害怕有人对他不利。专门等一个人,当然是要等大人物,至少是能跟太子背后的国师抗衡的大人物。” “大楚帝国应该没有人能跟国师抗衡,否则翁浩轩早就招揽过来了。所以这个大人物,他只能从外面请。” “之前慕容姑娘说过,她的老师姚飞可和轩王的母亲是师兄妹。凭着这层关系,轩王要把姚飞可大师请来,应该不难。” “嗯。有道理。”狗蛋和端木路深深点头,实在佩服聂天的分析能力。 只是听了慕容紫英说了几乎可有可无的废话,直接猜出翁浩轩要等的人就是姚飞可,聂天的心思,当真可怕。 聂天此时已经断定,翁浩轩要等的人,就是慕容紫英的老师,姚飞可。 慕容紫英手上的时空传送卷轴,肯定就是姚飞可炼制。 能够炼制时空传送卷轴的人,肯定是罕见又罕见的时空属性灵阵大师。 只有这样的人物,才能和国师正面抗衡啊。 “时空属性的灵阵大师,真让人期待。”聂天嘴角扬起,心中呢喃,脸上竟是有了几分兴奋。 时空属性,这是在金木水火土风雷光暗属性之外的第十属性,不是九元属性的变异属性,而是一个独立的属性。 灵阵师已是百万中无一,而时空灵阵师,则是亿万中中无一。 聂天前世加上今生,遇到的时空灵阵师,不足一手之数。 能在三千小世界遇到一位时空灵阵师,聂天当然激动了。 翌日清晨。 聂天刚刚走出房间,轩王府的家丁就来请他,说轩王在议事大厅等他。 片刻之后,聂天带着狗蛋和端木路来到议事大厅。 大厅之上,翁浩轩端坐主位,在他的左下,是一个身材颀长,一身白衣的男子。 男子留着齐胸长须,面孔却是红润光泽,像是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让人看不出他的年纪。 这人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全身的气势很是内敛,给人一种十分低调的感觉。 但聂天却能清清楚楚地看出来,在这名男子的身体之外,有着淡淡的阵法符文之力流转,而且阵法之力非常强,竟然是五阶灵阵! 五阶灵阵,唯有神轮境武者才能破开! 此人竟然是随身带着一个五阶灵阵护身,其灵阵之道的造诣,实在惊艳。 聂天神识探察过去,想要试探一下此人的实力,却是感觉到如浩瀚海洋一般,深不可察。 眼前之人给聂天的感觉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深不可测! 其精神力绝对在古意之上,而他的实力,至少是真元九重,甚至有可能是神轮境武者! 神轮境,这个实力,绝对是一流帝国的巅峰强者实力。 不仅灵阵一道造诣非凡,实力也是相当惊艳,眼前之人,的确是个人物。 毫无疑问,此人就是慕容紫英的老师,翁浩轩专门请来的大人物,灵阵大师排行榜上的第三灵阵大师,姚飞可。 不过聂天却不这么认为。 他推测姚飞可的年纪大概在七八十岁左右,这个年纪,灵阵之道的造诣如此之深,再加上还是异常罕见的时空灵阵大师,绝对应该是第一灵阵大师。 要是这个灵阵大师排行榜让聂天来排,就算姚飞可只有一阶灵阵师的水平,单单是他这个时空属性,就足以上榜了! 聂天快步走过来,看着姚飞可,并不露一丝痕迹,也不主动说话,而是等着翁浩轩开口。 翁浩轩见聂天已经到了,爽朗一笑,说道:“师伯,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天罗城主,聂天城主。” “嗯。”姚飞可向聂天和善一笑,并没有太大的反应,只当后者是一个普通人。 “见过姚大师。”聂天点头一笑,算是回应。 姚飞可此人喜怒不形于色,明显是个城府极深的老狐狸,聂天心中暗暗加了份谨慎。 “嗯?”翁浩轩没想到,聂天居然早就知道姚飞可的身份,这让他微微有些尴尬。 原本他还想借着姚飞可的身份,好好打压一下聂天,没想到后者已经什么都知道了。 但是请姚飞可这件事,翁浩轩没有告诉任何人,而且前者也是刚刚到轩王府,就连慕容紫英都不知道,聂天怎么知道的? 难道这家伙还是传说中的预言师不成? 想到这里,翁浩轩望向聂天的眼神变得复杂,多了更深的忌惮。 “浩轩,你专门请我过来,不会只是为了让我见一见聂天城主吧?”姚飞可抿了一口茶,第一次开口,竟是说了句半开玩笑的话。 “当然不是。”翁浩轩在姚飞可的面前,表现的十足敬畏,再也没有摆他的不允许别人看脸的臭毛病,恭敬说道:“轩儿请师伯来,是想让师伯陪轩儿进皇宫一趟。” 翁浩轩倒是不做作,直接说了自己的请求。 “你是相去看师妹吗?”姚飞可放下茶杯,虽然语气平淡,但眼神之中却多了一份炽烈的渴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