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九章无耻小人 - 万古天帝

第四百三十九章无耻小人

淡然的骂声从聂天的嘴中吐出,刁正德和武莽脸色同时一僵,阴沉中带着笑意。天 籁小 『说.『⒉3TXT. 他们没想到,聂天竟然真的敢羞辱刁正德,而且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 如果刚才刁正德是血口喷人,那么现在则是冠冕堂皇了。 围观人群也是一愣,望向聂天的目光,有惊讶,有忌惮,也有敬畏。 敢当众侮辱炼丹师公会红衣长老的人,放眼整个三千小世界,也是不多啊。 “小崽子,你真的敢骂我?!”刁正德老脸阴沉,肌肉都跟着颤抖,恨不得上前将聂天撕成碎片。 但他的实力不济,若是亲自动手,搞不好会被聂天反撕成碎片。他可是知道,聂天是个天地不怕的主儿。 “骂你又怎样?你就是一只见人就咬的疯狗。我知道,罗粉是你的私生子。罗家的那些人,根本不是罗粉杀的,是你杀的,是你亲手把自己的儿子逼成了杀人的疯子!你这种人,多脏的话骂你,我都嫌干净!”聂天面色冰冷,丝毫没有惧意。 他从古意那里听说了一些罗粉的事情,对刁正德这货更没有好感。 罗粉会变成那样,其实是刁正德一手造成! 将自己的儿子逼成一个杀人狂魔,这种当爹的,猪狗不如。 骂刁正德是老猪狗,都是侮辱猪狗二字。 “臭小子,你找死!”刁正德被戳中伤疤,勃然暴怒,竟是向着聂天直冲而来。 “嘭!”聂天直接一拳轰出去,刁正德以一种比来时更快的度倒飞出去。 刁正德虽然是六阶炼丹师,但实力却只有万象九重,在聂天的面前,渣渣都不如。 实力弱,这是炼丹师的通病。 毕竟他们把大量的时间都花费在提升精神力和熟悉药材方面了。 像聂天这种丹武两道同时达到巅峰的人,少之又少。 看到刁正德直接倒在地上,所有人都愣住了。 居然有人敢当众向炼丹师公会红衣长老出手,简直太离谱,太刺激了。 天罗城主聂天,他此时的举动,等同于羞辱炼丹师公会,就不怕炼丹师公会的报复怒火吗? 说实话,聂天还真不怕。 他本人是谁都不怕的,而天罗城有帝熙这头上古黄金巨龙龙魂镇守,更是不怕。 如此一来,聂天没有后顾之忧,当然是什么都不怕。 刁正德艰难地爬起来,一张脸成了猪头,刚才聂天一拳竟是轰在他面门上。 众人看着刁正德的悲惨样子,这才想起聂天刚才的话,纷纷低声议论起来。 “聂天城主刚才说罗粉是刁大师的私生子,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我看聂天城主不是无中生有的人。听说罗粉是南山域的第一天才,平日里嚣张跋扈,得罪不少大势力,却还能安然活着,背后肯定有大人物,没想到竟是有个私生老爹。嘿嘿。” “罗粉暴戾无比,屠杀了自己的族人,这或许不是真的。聂天城主说是刁大师所为,倒像是真的。” 一阵阵的窃窃议论声,进入刁正德的耳朵里,却好似一道道惊雷,轰得他整个人外焦里嫩。 他极力隐藏的事情,被聂天当众说出来,恐怕用不了多久,便会传遍三千小世界,他还有何面目见人。 一想到这一点,刁正德简直感觉全身血液逆流,怒吼一声:“武统领,你还在等什么?” 武莽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若不是亲眼见证,他真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聂天这么狂的人。 当众羞辱刁正德还不算,居然还一拳将其打成了猪头,这小子简直狂得没边儿没沿儿。 “小崽子,当众殴打炼丹师公会的红衣长老,你活腻歪了。”武莽踏步上前,怒吼一声,顿时一股强悍的威压,近乎凝为实质,像是一只无形巨兽,直接笼罩聂天,死死困住。 武莽这已经不是试探,而是要彻底置聂天于死地。 “嗯?”聂天在武莽的强势威压之下,小脸立即涨红起来,顿时有喘不过气的感觉,甚至连半点元力都使不出。 神轮境强者,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太强了,根本无法抗衡。 “老师!” “聂天城主!” “聂天老大!” 端木路,顾无忧,狗蛋三人,同时惊叫,脸色变得煞白。 就算聂天再强,实力再诡异,也绝不可能跟神轮境强者抗衡。 “不要过来!”聂天用尽全力,喊出一句话。 此时端木路三人,即便出手也没用,还只能成为累赘。 “主人!”混沌原棺之内,尸罗魔君的声音响起,旋即一道真元之气涌出来,让笼罩聂天的那只无形大手松动一点。 尸罗魔君,虽然挥不出真元境武者的实力,却也能凝聚出一点真元之气。 “嗯?”武莽察觉到聂天的身上居然出现了一股真元之气,顿时眉头皱起。 其他围观者也是面面相觑,完全看不懂了。 聂天明明只是巨灵境三重武者,体内怎么会涌出真元之气,简直见鬼了。 “这小子的实力有诡异,必须杀掉他。若是留他活下去,将来必是大患!”武莽想到这一点,脸上立即涌现阴狠神色,威压的气势再度增强。 “不会吧?难道丹武殿的统领要把聂天城主活活用气势威压压到爆吗?这也太不要脸了。他可是神轮境武者,对一个巨灵境武者出手,太无耻了吧。”有人窃窃私语。 谁能想到,堂堂的丹武殿统领,居然是个无耻小人,以大欺小,以强欺弱。 武莽听到议论声,脸色一阵青红不定,厉声吼道:“小崽子,你当众侮辱刁大师,现在拿出你身上的龙血当做赔罪,然后自废元脉,再向刁大师磕三十个响头认罪,本统领就饶你不死!” “龙血。”聂天嘴角流出一抹血迹,马上明白过来,原来这个统领是想得到他身上的龙血。 为了区区几滴龙血,居然当众杀人,这个统领,简直没人性。 “武统领,你这么对这小子,是不是太大度了?”刁正德肿起来的猪头阴冷一笑,眼中尽是嘲笑之意。 杀子仇人,马上就要惨死在自己的面前,这种复仇的感觉,实在舒爽。 “王八蛋!”聂天沉声怒吼,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狂声咆哮:“想让本城主磕头认罪,除非我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