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章宁折不弯 - 万古天帝

第四百四十章宁折不弯

聂天狂声怒吼,眼中充斥着无尽愤怒,杀意,和不屈,独独没有半点畏惧。天『』籁 小说. ⒉3TXT. 武道之心,容不得半点沙子,最忌讳的就是向人下跪。 聂天今生前世,只跪三人,跪父跪母跪恩师。除此三者之外,天也不跪! 就连晨昏大帝都从来不敢要求聂天下跪,区区一个三千小世界的渣渣统领居然想让他下跪,痴心妄想! “嗯?”武莽看到聂天的气焰嚣张至极,丝毫没有半点屈服,不禁眉头皱起。 众人也被聂天的豪放张狂感染,竟是感觉全身热血沸腾。 人活一世,傲骨长存! “好小子,看来你还是一块宁碎不污的玉,一把宁折不弯的剑。”武莽冷然一笑,眼中的狠辣杀机毕露,冷笑道:“既然你冥顽不化,那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你想死,我就让你死!” “不过,”武莽望向聂天的眼神,突然闪过阴翳的笑意,森然道:“我不会让你死得这么轻松。” “给本统领跪下!”突兀地,武莽猛然提高了声音,愤怒的声音,滚滚落下。 “喀!喀!”顿时,施加在聂天身上的恐怖威压骤然暴涨,空气之中竟是有骨骼碎裂的声音响起。 神轮境武者的实力太恐怖了,聂天根本没有任何还手之力。 他的身躯被无形巨力向内挤压,脸色涨红充血,赤红可怖,好似下一刻就要爆开一般。 “老师!”端木路此时再也控制不住,八极昆吾出现,巨大的剑身在空中一个翻转,出深沉的剑吟,轰然压向武莽。 “找死!”面对端木路的倾力一击,武莽只是随手一挥,一股沛然气劲呼啸而出。 下一刻,端木路便倒飞出去,落地之后,竟是全身鲜血淋淋,倒地不醒。 “木头!”顾无忧嚎啕一声,扑向端木路。 “主人,我撑不住了。”混沌原棺之内,尸罗魔君惨叫一声,也随即晕过去。 聂天身上的真元之气立即消失。 “给我跪下!”武莽看到这一幕,厉声一喝,放声狂笑,全身气势再度暴涨,他一定要让聂天下跪。 更为狂暴的力量压下来,聂天身体猛地下沉,小腿以下直接陷进地面。 他体内元脉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好似下一刻就要炸开。 痛!!! 一瞬间,聂天感受到疼入骨髓的撕裂剧痛。 仿佛整个身体要被生生撕开! 这就是神轮境武者的可怕实力! 光是恐怖的威压,就让聂天承受不了。 聂天此时虽然只有巨灵三重实力,但体内却有二百五十六万星辰之力,武体丝毫不比真元境武者弱。 但饶是如此,也无法破开神轮境武者的强悍气势。 怎么办? 生死一瞬间,聂天突然变得冷静。 他知道,如果他跪下去,身体的剧痛就会缓解。 但是,他会跪吗? 绝对不会! 武道一途,容不得半点沙子。 如果他今天跪下,以后的武道之心一定会因此蒙尘。 所以,他绝不能跪! 就在这一刻,聂天全身突然释放出一道金色光晕,竟是让武莽的威压,有了一丝松懈。 这道金色光晕,正是帝熙在聂天体内灌注的龙鳞之气。 龙鳞之气,来自黄金巨龙龙皇的护心龙鳞。 护心龙鳞,乃龙之逆鳞,触之必死! 即便只是一丝丝的龙鳞之气,也是无法想象的恐怖! 龙鳞之气让武莽的威压有了松动。 下一刻,聂天体内被禁锢的元脉开始疯狂运转起来,无尽的元力和星辰之力,汹涌而出。 “吼!”他心念一动,体内的九极混沌兽受到感应,突然出一声咆哮,澎湃的力量,瞬间爆! 十阶至尊元灵九极混沌兽,从来都是万灵臣服,岂有屈膝下跪的道理! 雄浑浩荡的吼咆哮,如平地响雷,震慑在每一个人心头。 就在这一刻,武莽竟是突然感觉到一股莫名颤栗,体内元灵像是感受到某种威胁,剧烈颤抖一下。 在场所有的武者,都有同样的颤栗感觉,那是一种面对至尊皇者的天然敬畏。 “我聂天,绝不下跪!”同一时刻,聂天沉沉怒吼,字字铿锵地喊出来,九极混沌兽涌出体外,一道道赤红光晕出现,一波强过一波。 就在这一瞬间,聂天猛然抬头,全身一震,包裹全身的庞然巨力,瞬时破开。 “吼――!”一声响彻天地,直冲九霄的咆哮声响起,一尊百米之巨,赤红如血的巨兽,出现在众人面前。 巍峨如山的身躯,赤红如血的颜色,雄沉如海的气息,霸道威严,像是从太古世界走出的绝世皇者,让人看一眼,就会生出跪倒拜服的冲动。 这是一种气势,一种无与伦比的气势! 君临天下,谁与争锋! “这”武莽威压被破开,身影倒退数步,望向眼前的血红巨兽,竟是多了一丝忌惮。 聂天狠狠吐出一口黑血,一双坚毅的眸子,凌然无畏地盯着武莽,一字一句道:“你还想让我下跪吗?” 武莽,一脸痴呆,犹如在梦中。 他明明知道,聂天只有巨灵三重实力! 怎么可能破开的他的气势压迫! 以武莽此时的实力,就算是真元五重武者也很难破开他的威压! 聂天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还有这眼前的血红巨兽元灵,这股傲视天地的气势,竟让他的元灵感到威胁。 他可是堂堂的神轮境强者,竟会在一个巨灵境武者面前感到威胁,见鬼了! 一切都太诡异了! 远远出武莽的武道认知。 感到不可思议的岂止武莽一人,周围所有人都大脑空白了。 望着血红巨兽,久久不出半点声音。 聂天收起九极混沌兽元灵,全身的气势散去。 他已经破开了武莽的气势威压,如果后者还有半点廉耻的话,就不会再出手了。 一个堂堂的神轮境强者,被一个巨灵境武者破开威压,这已经够丢人了,若是再出手下去,那就真是不要一点脸皮了。 但是聂天还是太小看武莽统领的脸皮厚度了。 刁正德和武莽两人对望一眼,竟是无耻地点点头。 “武统领,什么人这么嚣张,竟然值得你亲自出手。”就在这个时候,空中突然响起一道声音,带着一股调侃之意。 “嗯?”聂天抬头,看到又一头四翼狮鹫出现,而那一道坐在最前方的面孔,竟是十分熟悉,墨家的外门长老,墨峰! 墨峰,正是那个带走墨如曦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