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七章谁都敢杀 - 万古天帝

第五百三十七章谁都敢杀

全场一片死寂,众人似乎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天籁小『说.』⒉3TXT. 他们不是惊讶于聂天的骇人实力,而是震撼于他真的敢出手杀人。 他杀的丹武禁卫啊,炼丹师公会丹武殿的人,岂是能随便杀的! 其他的青衣武者,看到聂天一招之下,直接灭杀两人,第一反应都是愕然一愣,但随即便是最极致的怒意。 “小崽子!”那队长半天反应过来,双目充血地看着聂天,怒吼道:“敢杀丹武禁卫,你死定了!” 聂天脸色平静,淡淡说道:“你们要取我的性命,难道还不许我还手吗?” 这些青衣武者气势汹汹,一出手都是杀招,如果不是聂天实力够强,早就是一具尸体。 他出手杀人,也是迫不得已,难不成还要让他站着不动给人杀吗? 再说了,他杀的两个人,公然抢劫,恃强凌弱,根本就是无赖,该死! 退到一旁的英锐也盯着地上的两个尸体呆了,他没想到聂天的实力居然强横到这种地步,更没想到聂天张狂无匹,丝毫没有顾忌。 而在这一刻,聂天目光突然看向英锐,嘴角扬起凌冽杀机,喃喃说道:“下一个死的人,是你!” 英锐被聂天目光盯上,心头狂颤,全身禁不住打了一个冷战,额头上竟是虚汗淋淋。 他现在彻底相信,聂天真的敢杀他。 眼前的这个家伙,完全就是一个疯子,谁都敢杀! “兄弟们,丹武殿的人,不能白死,给我宰了他!”两个队长站到一起,齐声高喝。 “杀了他!”所有的丹武禁卫武者血性被激励起来,愤怒咆哮,气势汹涌。 冲天的杀气弥漫整个大厅,所有人心头骇然,下意识地后退。 杨老目光也变得复杂起来,这一次的事情彻底闹大了。 丹武禁卫被人在炼丹师公会大厅给杀了,这样的事情,几十年都没有生过了,简直就是在打炼丹师公会的脸。 “来吧!让我看看,丹武禁卫的战力究竟如何!”聂天战意凛凛,丝毫不惧,脸上竟是显露出兴奋之意,全身的剑意更加凌冽,含着令人窒息的肃杀之气。 “杀!”几十个青衣武者,同时出手,无数道元力汇聚到一起,近乎凝成实质。 聂天感觉到周围空间被骤然拉紧,一股无形巨力自四面八方压迫过来,让他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轰!”下一瞬间,一道沛然伟力呼啸而出,如倾塌的山岳,浩浩荡荡地压过来,瞬间爆出来的气势,似乎能摧毁一切。 这些丹武禁卫平时都是一起修炼,彼此之间的默契度非常高,几十人联手攻击,竟是配合得天衣无缝,威力堪比神轮境武者攻击。 一旁观战的杨老在这一刻,心中一紧,全身气势骤然爆,已是准备好出手救人。 他料定,聂天无法承受丹武禁卫的联合一击。 “阎罗铠甲!”但就在此时,狂霸的声音乍然响起,一股霸道至极的气势自聂天身上冲天而起。 “好恐怖的力量!”杨老身形僵硬在半空之中,全身气势一下散去,他能感受出来聂天身上爆而出的那股力量,十分纯粹,霸道异常,绝对能挡下致命一击。 阎罗铠甲,正是星魂碑上的四阶星魂! 这是聂天第二次使用四阶星魂,而且是第一个纯粹防御的四阶星魂。 无尽的星辰之力狂涌而出,刺眼的光芒弥漫出来,直接破开笼罩聂天周身的气势压迫,瞬间凝聚成一副数米之高的阎罗恶相铠甲。 金甲闪烁,绚烂刺眼。 “轰!”强横的一击随即而来,直接轰击在阎罗铠甲之上,击得聂天倒飞出去,重重砸在大厅之中的一个巨大石柱之上,数米之粗的石柱直接被轰断,整个公会大厅猛烈晃动一下,竟有摇摇欲坠之势。 聂天人在半空之中,阎罗铠甲直接崩碎,他胸口一热,一口污血吐出,落地之后,倒退数步,稳稳站住。 所有人的目光聚焦过去,等到看清楚聂天微微翘起的嘴角,全部呆滞。 无法想象,几十名真元五重实力的丹武禁卫合力一击,竟被聂天生生接下了。 这少年的身躯是钢铁铸就吗?他还是人吗? 那两名队长也愣住了,嘴巴张得老大,半天不出半点声音。 其他的丹武禁卫也是同样的表情,望着聂天,好像见鬼一样。 聂天轻轻拍打身上灰尘,抹去嘴角血迹,冰冷一笑,道:“下面,该我出手了。” 正面承受众武者合力一击,聂天付出一个四阶星魂的代价,还受了点伤,但这并不影响他的战力。 其实他完全可以用五行灵阵来挡下这一击,但他没舍得。 之前对战姬听雨的时候,已经用五行灵阵抵挡过对方赤血真火的攻击。 五行灵阵承受过重击之后,需要一段时间来吸收天地灵力,慢慢恢复。 若是此时再抵挡这一击,很可能会对灵阵造成损伤,以聂天此时的灵阵造诣,尚且不能修复五阶灵阵,所以他没敢再次使用五行灵阵。 四阶灵魂阎罗铠甲的防御力也不错,堪堪接下了合力一击,再加上聂天乃是九星龙脉之体,这点伤势对他算不得什么。 接下来,就是聂天还手的时候了。 “轰!”就在一众人还在惊诧的瞬间,聂天直接出手,一剑击出,庞然的剑影犹如一条蛟龙,滚滚而出。 “闪开!”有人反应过来,大吼一声。 所有的丹武禁卫震慑于聂天一剑之威,纷纷避让。 聂天一剑落空,嘴角却是扬起一抹诡异的笑意,下一刻,他脚下轻踩,身影一闪而逝,向着目光锁定的身影狂奔而去。 “救我!”英锐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聂天的目标竟然是他,尖叫一声,却已经晚了。 聂天身影直冲而来,欺身到英锐身边,一双大手如鹰爪一般,锁住后者的喉咙。 “你,不能杀”英锐被聂天举在半空之中,双手死命地掰着,却根本无法松动锁住脖颈的铁手。 “不要杀他!”这个时候,竟是杨老第一个反应过来,大吼一声,脸色直接吓得苍白了。 然而,还是晚了一步。 “喀!”聂天手上骤然用力,一声脆响响彻在所有人心头,英锐脑袋一歪,当场惨死。 现场,再次陷入死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