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五章黄榜第三 - 万古天帝

第六百零五章黄榜第三

第六百零五章 黄榜第三 聂天见6盈盈眼神有些慌乱,心中已经猜测出来,修罗榜很可能修罗拍卖场的一个内部实力榜,想要杀上修罗榜,必定很难。天『籁小 『说.⒉3TXT. “好。”没怎么犹豫,聂天直接说道:“请6先生点明,我要怎样才能上修罗榜。” 6盈盈见聂天真的要答应,目光一紧,竟然透着一股担忧。 “跟我来吧。”6惊鸿淡淡一笑,随即走出房间。 修罗拍卖场,除了是黑市最大的拍卖场之外,还是黑市最大的竞武场。 修罗武场就是修罗拍卖场开设的竞武场。 黑市中流传着一句话,一入修罗,生死由天。 修罗武场不仅分胜负,更决生死。 修罗武场内有天地玄黄四大修罗榜,能够入榜的武者,无一不是惊才绝艳之辈。 修罗黄榜记录的是三十岁之下的年轻武者,玄榜记录的是五十岁之下的武者,地榜记录的是一百岁之下的武者,天榜则是一百岁之上的武者。 在6惊鸿的带领下,聂天和叶老很快来到修罗武场。 武场之内,人山人海,沸反盈天。 “聂天城主,你和这位老先生,谁来杀榜?”6惊鸿眼神古怪地看了聂天和叶老一眼,淡淡问道。 在来的路上,聂天已经了解了修罗榜的规矩。 如果是他来杀榜,便是挑战修罗黄榜的武者,若是叶老杀榜,那就必须挑战修罗天榜武者。 “我来!”6惊鸿话音未落,叶老便跨出一步,全身释放出恐怖的刀意,气势惊人。 6惊鸿目光一颤,惊讶不小。 “叶老,”但是随即聂天的声音却是响起来,淡淡笑道:“需要妖神花的人是我,当然是我来杀榜。” 同时他传声给叶老,说道:“叶老,你的实力不能显露出来,修罗榜我来就行。” 叶老目光一凝,立即明白聂天的意思,也就不再争了。 “好!”6惊鸿笑了一声,说道:“按照修罗武场的规矩,聂天城主要杀的修罗黄榜。只要聂天城主能杀进黄榜前十,便可以带走妖神花,而且本人还将免费送给聂天城主一株,如何?” “黄榜前十?”6盈盈目光一颤,随即说道:“父亲,我的实力是真元九重,尚且只是黄榜第十五名,聂天城主只有真元六重实力,怎么可能杀进前十?” 6盈盈觉得,6惊鸿太欺负聂天了。 “看来6先生对我很有信心,那我也不能让6先生失望,就这么定了。”聂天看了6盈盈一眼,表示感谢,同时也爽快地答应。 “你”6盈盈精致的面孔僵硬一下,娇躯一颤,胸前都跟着颤抖一下,责怪聂天怎么不知好歹。 “好啊。年轻人有傲气,很不错。”6惊鸿爽朗一笑,便带着聂天来到黄榜修罗场,指着一张金色榜单说道:“聂天城主,现在黄榜第三名,第九名,第十名都在。你想挑战谁?” 聂天走过来,看到黄榜之上的名单,赫然看到一个熟悉的名字:第四名,若雨真策。 若雨真策在修罗黄榜之上,而且还是第四名。 不过聂天觉得以他的实力,至少能够排在前三,应该是前三名都不在,所以并没有给若雨真策挑战的机会。 “龙三?”聂天这个时候注意到,黄榜第一名是一个叫龙三的人,联想到龙五的名字,他基本可以猜出来,这人应该是龙五的哥哥。 “聂天城主,想好要挑战谁了吗?”6惊鸿淡淡一笑。 聂天此时又注意到一个名字,笑了一声,道:“就第六名6明轩吧。” 6明轩,这个“6”字吸引了聂天。 “你疯了吗?我哥哥是神轮一重武者!”聂天话刚落下,6盈盈便尖叫一声。 6惊鸿目光微微一凝,看来聂天是看出6明轩和他有关系,所以故意选择。 不过聂天敢直接挑战前三,这份勇气倒是值得钦佩。 聂天敢挑战前三,当然是有自己的底气。 修罗黄榜只针对三十岁以下的武者,而能在三十岁之前达到神轮境的人,绝对都是天纵之才。 聂天不相信,一个小小的黑市有这么多妖孽天才。 所以他断定,就算是黄榜前三,也不过就是神轮一重实力左右。 果然,不出他的预料,6明轩是神轮一重实力。 “怎么?一个真元六重实力的垃圾也敢挑战我吗?”就在这个时候,一道极不友善的声音响起。 高台之上,一名黄衣青年男子脚步一跨,虚空踱步,直接出现在聂天面前,神情之中带着浓浓的蔑视,只是扫了聂天一眼,便再没有看第二眼的。 毫无疑问,这青年男子就是修罗黄榜第三名,6明轩。同时也是6盈盈的哥哥,6惊鸿的儿子。 聂天打量一下6明轩,剑眉星目,丰神俊朗,全身流露出浓浓的倨傲之气。 “怎么,6先生的儿子不允许挑战吗?”聂天眉头一挑,冷漠一笑。 6惊鸿目光一凝,心头奇怪,聂天如此有自信,难道他真的有打败神轮境武者的实力吗? “当然允许。”淡淡一笑,6惊鸿随即对6明轩说道:“明轩,既然聂天城主想挑战你,你也不能拒绝,只是切记,聂天城主是客,不要伤了他。” “哼!”6明轩瞥了聂天一眼,冷笑一声,嘲讽道:“小泥鳅也想斗蛟龙,我只能保证他不死。” 说完,6明轩脚下一踏,身影直接飞上远处的修罗台。 “小儿性子有些傲,聂天城主不要在意。”6惊鸿微微一笑,嘴里说着客气话,但眼中却流露出对6明轩的宠爱。 聂天微微摇头,随即一脸认真地说道:“6先生,恕在下直言,令郎天赋不错,可惜太过浮躁,若是心性不改,终究难有大的成就。” 6惊鸿目光一凝,随即脸色阴沉下来。 以聂天的年纪和实力,说这种教训人的话,难免给人一种不舒服的感觉。 虽然知道聂天说的是事实,但6惊鸿还是非常生气。 “言尽于此,下面就让我替他消消锐气。”聂天淡淡一笑,身影跃起,虚空中一步踏出,下一步人已落在修罗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