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七章留下你的命 - 万古天帝

第六百零七章留下你的命

修罗台下,众人看到6明轩突然下跪,语气诚恳恭敬,表情瞬间石化。天籁 小说. ⒉3TXT. 全场死一般的寂静。 聂天淡淡一笑,说道:“6明轩,这场武斗,还要继续下去吗?” 6明轩缓缓站起,躬身说道:“先生剑道修为胜我千万倍,6明轩拜服。我认输!” 认输! 淡淡的两个字,却如同巨石落入平静湖面,顿时掀起轩然大波。 “6少爷认输了!”人群目光剧烈颤抖,似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修罗黄榜第三名的6明轩居然主动认输,今天的太阳是打北边出来的吧。 人群之中的一阵骚动,许久之后才平息。 聂天脚步一跨,身影闪烁一下,回道6惊鸿等人身边。 6明轩同样回来,恭敬地站在一旁,眼神之中没有了刚才的戾气,取而代之的是坚定之意。 “哥哥,你”6盈盈仍旧不知道生了什么,痴傻地看着6明轩,后者却是笑而不语。 聂天轻松取得胜利,目光看向6惊鸿,淡然一笑,说道:“6先生,我现在可以带走妖神花了吗?” “可以,当然可以。”6惊鸿上前一步,难掩激动神色,说道:“聂天城主请到内厅等候,我这就让人替你准备。” 片刻之后,聂天和叶老出现在内厅大堂。 6惊鸿派人准备好一百株紫荆流兰和五株妖神花,放在聂天面前。 五株妖神花,其中四株是天阶武诀所换,一株是6惊鸿赠送。 聂天检查一遍药材,没有问题,便收起来。 有了这些药材,他不仅能压制五毒血婴的五毒之气,而且能帮助自己身边的人提升实力。 妖神花的药力十分强悍,就算是神轮境武者服下,也至少能提升两重以上实力。 聂天将天阶武诀交给6惊鸿,但却没有立即离开的意思,而是问道:“6先生,我刚才看到修罗黄榜之上的第一名,龙三,他是什么人?” 聂天猜测龙三和龙五应该有关系,所以想打听一下此人的身份。 6惊鸿微微一愣,神情变得谨慎,说道:“聂天城主还是不要打听此人为好,他龙家的疯子,黑市之中很少有人敢招惹他。” “龙家?”聂天眼神一凝,随即又问道:“龙家在黑市的势力很大吗?” 连6惊鸿都颇为忌惮,看来龙三背后的势力非同凡响。 或许,6惊鸿口中所说的龙家,就是天葬会! “聂天城主,你还是不要打听了,不要为难在下。”6惊鸿微微有些紧张,一副讳莫如深的样子。 聂天见6惊鸿这样反应,也不好再问下去,告辞一声,马上离开。 “聂天!”看着聂天和叶老的身影消失,6惊鸿眉头皱紧,似乎在犹豫着什么。 “父亲,上官炎等人也离开了,刚才他们和聂天起了冲突,会不会在黑市对他们下手?”6盈盈俏脸微寒,担心说道。 “唉!”6惊鸿轻叹一声,突然问道:“你哥哥干嘛去了?” “哥哥说他有所领悟,闭关修炼去了。”6盈盈回道。 “看来刚才他和聂天一战,的确有了收获。也罢,我就帮聂天一次,算是还他一个人情。”6惊鸿深沉一笑,向着虚空中喊道:“6谦,你出去一趟,确保刚才的两人安全离开黑市。” “是。”虚空之中响起一声回应,一道弱不可察的气息,一闪而逝。 觉察到那道身影消失,6盈盈立即变得紧张起来,说道:“父亲,难道上官炎真的会对聂天他们下手?” “一定会。”6惊鸿无奈一笑,说道:“上官炎此人心胸狭隘,有仇必报,刚才那刀者让他当众难堪,他肯定会报复。” 6盈盈微微点头,深以为然,随即又说道:“聂天身边的刀者实力非常强,上官炎怕不是他的对手,恐怕就算想报仇,也未必有这个胆子吧?” 6惊鸿笑了一声,说道:“连你都看出来上官炎不是那刀者的对手,上官炎自己会不知道吗?” “父亲的意思是说,上官炎会请帮手?”6盈盈马上明白过来,美眸闪烁一下,问道:“他会请谁出手。” 6惊鸿沉吟一下,说道:“如果我猜的不错,上官炎应该会请龙家的疯子出手。” “龙三!”6盈盈瞳孔一缩,表情僵硬住,慢慢地变成了惊恐。 聂天踏出拍卖场,随即觉察到有几道身影紧跟在他身后,但他一脸平淡,一副恍然不知的样子,嘴边却是浮现丝丝寒意。 “叶老,我们身后有尾巴。”聂天不动声色地传声给叶老,提醒他注意。 叶老微微点头,表面上没有半点反应,心中却已警惕起来。 脚步不紧不慢,聂天和叶老向着黑市出口而去。 等到快来到黑市出口的时候,聂天不禁加快脚步。 “聂天城主,何必走的这么匆忙,既然来了,总要留下点什么东西才能走。”上官炎的声音响起,低沉的嗓音带着几分戏谑。 “哦?”聂天脚步停下,蓦然转身,淡漠说道:“你想让我留下什么?” “留下你的命!”又一道声音响起,带着凌冽的肃杀之意,正是未阳子。 “未阳子!”再次看到此人,聂天目光一颤,全身涌起冰冷杀意,正是此人,杀掉了黎老,甚至还差一点杀掉聂天。 “聂天城主,我们又见面了。”未阳子目光阴厉,全身透着丝丝凉意。 在天罗城的时候,未阳子没能杀掉聂天,后者既然来到黑市,便休想活着离开。 “哼哼。”聂天阴阴一笑,说道:“看来这一趟黑市没有白来,至少让我知道了,原来大名鼎鼎的天葬会,就蜷缩在黑市之中。” “嗯?”听到聂天的话,上官炎和未阳子目光同时一颤,显露出惊慌神色。 聂天见两人这般反应,便是知道,自己猜对了,天葬会的老巢就在灵都黑市! “知道这一点,足够你死了。”就在这个时候,虚空之中传出一道低沉的声音,森海刺骨,透着丝丝凉意,周围空间之中好似有冰霜落下,虚空染上一层霜雪,顿时一股冰冷气息袭来,空间好似都被冻结。 “好冷的气息!”聂天目光一颤,看向空中,一道白衣身影,凌空踏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