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四章九阳变体 - 万古天帝

第六百三十四章九阳变体

第六百三十四章 九阳变体 “唐昊之子!”听到古意的话,聂天目光一凝,脸上的肌肉都不禁微微颤抖一下,流露出一抹难掩的激动。天籁『小说.』⒉3TXT. 古意见聂天反应有些大,愣了一下,说道:“聂老弟,你认识唐升?” 聂天目光收回,淡淡一笑,遮掩过去,说道:“我不认识唐升,只是他的实力和天赋不错,让人惊讶。” “聂老弟,唐升的天赋再高,在你的面前,怕也是差得远吧。至于让你这么惊讶?”古意笑了一下,似信非信地说道。 唐升曾经是须弥灵都天才榜上的第一天才,但是他的天赋和聂天姬听海甚至是他面前的若雨真策比起来,还是差了不少。 以聂天的目光,不应该这么惊讶。 聂天嘴角扯了一下,不再多说什么。 见聂天不愿意说,古意也不好多问,便将目光专注在竞武台之上。 若雨真策和唐升的战斗,吸引了大部分人的目光,绝大部分人都认出唐升,却并不知道若雨真策是谁。 “这个戴面具的家伙是什么人?如此神秘。” “神秘不神秘的有什么用,遇到唐升大人,都是一个字,输!” “这倒也是,听说唐升大人十年前就已经是神轮境强者,此时的实力必是深不可测,那面具男要倒霉了。” 人群看不出唐升和若雨真策的实力,纷纷议论道。 而此时,在近天亭之上,四道炽热的目光聚焦下来。 这个时候,墨刑等人的脸色都不太好看,尤其是看向若雨真策的时候,他们当然能感知出后者的实力,只是心中奇怪,这个家伙,到底从哪冒出来的?实力如此之强。 若雨真策,再加上之前的龙二,这一次的须弥武会出现了太多的妖孽级武者,天赋都不在须弥灵都三大妖孽之下。 这一次的须弥武会,必然更加精彩。 “莫啸天大人,你觉得这一场战斗,谁会赢?”墨刑嘴角扯了一下,古怪地笑了一声,颇有深意的问道。 他明知道若雨真策的实力不在唐升之下,还如此问莫啸天,显然是抱着一种看好戏的心态。 莫啸天神情冷漠,眼神之中闪过一抹冷蔑,说道:“唐升和无脸人实力相当,这一场战斗,胜负难测。” “是吗?”几乎在莫啸天话音还没落下的时候,一旁的邱无息便怪笑一声,说道:“无脸人比唐升年轻十岁左右,如此年纪便能达到神轮四重实力,其天赋之强,可想而知。唐升想要拿下这一场,三个字,不可能!” 莫啸天眼神凌厉地看了邱无息一眼,微微有些恼怒,但也没有反驳。 虽然他很希望唐升赢,但其对手真的太强,这一场战斗,多半要输。 竞武台上,若雨真策和唐升相视而立,彼此没有说话,但眼神触碰的瞬间,已是觉察到对手的强大。 尤其是唐升,感受到若雨真策目光之中的冷静,竟是让他禁不住心头一颤,他也算是经历过无数战斗的之人,但是像若雨真策这样的对手,却是第一次见到。 天赋绝伦,实力强横,心性沉稳,眼神坚定。若雨真策让唐升感觉到极大的威胁。 “你是唐家的人?”突兀地,若雨真策淡漠开口,声音平静,不带有一点感情。 唐升目光微微一凝,点了点头,说道:“你不必有所顾忌,竞武台上,不分身份,我唐家的人,输得起,也死得起。” 他误以为若雨真策是因为他是唐家人,不敢出手,所以解释道。 若雨真策瞳孔微微一缩,似乎有所触动,但旋即就冷静下来,淡淡说道:“很好,你值得我出剑了。” 平静的声音落下,若雨真策手掌伸出,一把古朴之剑出现,在他手中不断地颤抖起来,释放出古怪的剑吟,低如虫鸣,落入唐升耳中,却好似天地震动的轰鸣。 “好恐怖的剑!”看到对方手中的古朴之剑,唐升目光竟是忍不住颤抖一下,声音之中透着难以掩饰的惊讶。 那把古朴之剑,剑吟之声非常古怪,竟然让唐升的鬼眸之眼都感受到威胁。 “我的剑,乃是元灵之剑,名为九阳变体。今日,我便以此剑,领教唐家的鬼眸之眼。”若雨真策淡淡开口,眼眸之中释放出剑者的凌厉,全身的剑意缓缓涌出,笼罩四周空间,聚而不散。 “好恐怖的剑之境界!”观战台上,纵然相隔千米,聂天依旧清晰地感受到若雨真策全身的剑意,赫然正是剑之灵境界! 之前见过若雨真策几次,但却极少看到他出手,更是没有见过他用剑。 聂天没有想到,若雨真策竟然是剑之灵境界的剑者! 而且他的剑,九阳变体,元灵之剑,非常恐怖,能够将九阳剑意挥到极致。 既然若雨真策出剑,唐升就危险了。 除非,他的鬼眸之眼能够开启到三刃鬼眸,否则他没有半点机会。 “一招定胜负。”若雨真策眼眸依旧平静,声音之中透着凌冽的寒意。 两名神轮四重武者,却要一招定胜负,这样的场景,十分罕见。 须弥武会的第一天,便能看到真正的强者对决,看台上的人都将目光聚焦过来。 就连周围竞武台上的武者,也纷纷转身,忘记了战斗,都在关注着若雨真策和唐升的战斗。 唐升心头剧烈一颤,微微点头。 两个人,不再说话。 下一刻,若雨真策身影动了,一剑刺出,顿时一股极杀的剑意在空间之中绽放,肆虐,整个竞武台之上的空间骤然被剑意拉紧,似乎都要凝固了。 而这个时候,唐升的双眼乍然睁开,瞳孔之中各自闪烁着两道诡异的鬼刃,双刃鬼眸。 鬼眸之眼的瞳力化作肃杀的气劲,无影无形,袭杀过去。 下一个瞬间,空间被压缩到极致,仿佛随时都要裂开。 空中一道激烈的碰撞声,随即,虚空恢复了平静。 若雨真策和唐升站在竞武台上,身形如钟,岿然不动。 “生什么事了?”所有人目光颤抖,一切都生在转瞬之间,根本没有看清楚两人如何交手,战斗便已经结束了。 “谁赢了?”看到两个人都纹丝不动地站着,人群心头出疑问。 “我输了。”就在这个时候,唐升向前跨出一步,目光看着若雨真策,神情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