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八章七阶封印师 - 万古天帝

第六百九十八章七阶封印师

遮天图腾再出,直接化作一张遮天大网,向着幽鬼弥漫而去。天籁 小『『说. ⒉3TXT. “这……”幽鬼蓦地抬头,感受到一股浩瀚无边的力量滚滚压过来,竟给他一种难以抗拒的感觉,好似这股力量从四面八方蔓延而来,根本不能抗拒。 聂天的身上,到底潜藏着何种恐怖的力量,竟然能够释放出如此庞大的武技。 幽鬼不知道,这根本就不是武技,连聂天本人都不知遮天图腾是什么。 最危急的关头,幽鬼心中涌现一个字:逃! 遮天图腾让他感觉到深深的恐惧,根本无法抗衡,他只能逃。 可惜的是,在他背后的幽冥双翼竟要扇动的瞬间,竟是惊愕地现,周围的空间竟然凝固住了,一股无边的力量向着他的身体内部压下来,让他顿时有一种喘不过气的感觉。 遮天图腾曾经硬抗六位血屠尊者布下的割裂血印,幽鬼的力量再强,也不可能强过六位血屠尊者的联手。 在遮天图腾的面前,他没有任何还手之力。 下一瞬间,遮天图腾轰然落下,直接将幽鬼网小鱼一般禁锢住。 幽冥双翼晃动几下,还妄想挣扎,却被遮天骤然收紧,双翼直接溃散。 幽鬼惊恐抬头,双眼之中尽是绝望,终于,他忍受不住死亡的恐惧,双膝一软,匍匐跪下,苦苦哀求:“聂天,求求你,不要杀我,我愿意做你的奴隶,做你脚下的蝼蚁,做你的狗,做你最听话的奴才,你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这个时候,唐昊和叶老已经解决掉五位尊者,看到被遮天图腾囚禁的幽鬼,眼神之中流露出浓浓的轻视。 这还是凌玄天阁的阁主吗?这还是一名武者吗? 难道卑躬屈膝,苟延残喘地活着,有那么重要吗? 或许对于有些人来说,活着真的很重要。 但是对于另一些人来说,活着不重要,活得有尊严才重要! “幽鬼,想做我的狗,你还没有资格!”聂天嘴角扬起一抹轻蔑,冰冷的一句话落下,眼神之中的杀意越来越浓重,他转身看向叶老,淡淡道:“叶老,动手吧。” 叶老被幽鬼折磨了三四十年,心中的仇恨必然更大,这个动手的机会,应该留给他。 叶老上前一步,眼神之中除了轻蔑之外,竟还有一丝惋惜,他狂笑一声:“幽鬼,看看你现在,哪还有半点武者的样子!” “叶大哥,当年的事情都是我的错,你帮我求求情,我一定痛改前非。我……”幽鬼看向叶老,目光之中闪出一抹神采,但他话还没有说完,一道凌厉的刀芒一闪而逝,血光飞溅之下,幽鬼人头分家。 临死之间,幽鬼眼神之中,满是惊恐,不甘和屈辱! 叶老一刀解决掉幽鬼,眼神之中的惋惜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刀者的锋锐之气。 聂天收回遮天图腾,身形一动,神识在幽鬼身上一扫而过,手上多了一枚空间戒指。 他探知一下,手掌之中出现涅槃圣心和一团赤红的光球,正是狐小狸的红莲妖元。 聂天将涅槃圣心和红莲妖元收起,空间戒指也收入囊中。 幽鬼既然是凌玄天阁阁主,肯定有不少好东西吧。 “先生,那五人都死了。”唐昊上前一步,想了一下,并没有称呼聂天为老师,而是喊了一声先生。 “我们走。”聂天脸色有些苍白,不想再停留下去,既然已经拿到涅槃圣心和红莲妖元,便没有再停留的必要。 然而,就在三人准备离开的时候,数道身影突然从天而降。 “嗯?是他们!”聂天目光看过去,竟是荀海和司空无极等人。 此时,除了荀海,司空无极和邢康三人之外,还有两个人,大约三十多岁年纪,面相凶狠,一脸不甘。 聂天感知一下那两人的实力,一个是天衍二重实力,一个是天衍一重实力。只不过,这两人的元脉都被封印了,此刻已与正常人无异。 聂天估计,这两人,应该就是血屠之地的两位尊主。 能够封印天衍境武者,那这个施加封印之人,至少是七阶封印师! 封印师,比炼丹师灵器师灵阵师更加稀少的存在。 自从聂天重生以来,似乎一个封印师都没遇到。 金大宝拥有神魔三千封印,勉强算是半个封印师。 聂天估计,整个三千小世界的封印师,绝对不过一手之数。 “是他!”下一刻,聂天目光锁定荀海,他之前没有感知出荀海的实力,便已说明,此人的精神力远一般人,但这人气息内敛,性情敦和,身上没有半点杀伐之气,与一般的武者不同,所以这个七阶封印师,只可能是荀海! 七阶封印师,就算是在须弥世界,也是最顶尖的封印师。 毫无疑问,荀海等人所在的势力,绝对是须弥世界的顶尖势力! “聂天公子,是你们!”荀海看到聂天三人,先是一愣,旋即笑了一声。 聂天微微点头,看向那两位尊主,说道:“荀先生,你们要抓的人就是血屠之地的两位尊主,对吗?” “尊主?”司空无极冷笑一声,神情高傲,眼神轻蔑,说道:“他们两人不过是天剑阁的两个叛逆而已,也配称尊主吗?下层世界的武者,果然是目光短浅!” “司空师叔,这两人虽然是我们天剑阁的小喽啰,但怎么说也是天衍境武者,对他们这种下层世界的蝼蚁来说,可不就是尊主吗?”司空无极话刚说完,邢康的声音便响起来,非常嘲讽,脸上带着浓浓的不屑。 “哼!”聂天冷哼一笑,目光怪异地看了邢康一眼,冷冷道:“如果我是蝼蚁,你却连我一剑都接不住,那你又算什么东西!” “你……”邢康被聂天嘲讽,脸色刷地一沉,怒吼道:“你放屁!谁说我接不住你一剑!” “他说的。”聂天指着司空无极,冷冷一笑:“难道他也是放屁吗?” 司空无极脸色微微一沉,冷冷瞪了邢康一眼,后者脸色唰地一白,都快要吓哭了,急急说道:“司空师叔,我是说他放屁,不是说你。” “住嘴!”司空无极冷斥一声,旋即目光看向聂天,眼神之中浮现一抹森寒,冷冷说道:“他的确接不住你一剑,可是你,也同样接不住我一剑。” “是吗?”聂天嘴角冷冽扬起,眼神之中,锋芒毕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