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七章灵魂分身 - 万古天帝

第七百二十七章灵魂分身

天衍真意,天衍境武者的标志。天 籁小 『说.『⒉3TXT.武者体内蕴育出天衍真意,四肢百脉都会生质的变化,武体变得更加强悍,实力提升数倍不止。 更为恐怖的是,凝聚出天衍真意的武者,只要不是受重创,便能在转瞬之间的恢复正常。 天衍真意带给武者的提升,是质的飞跃,难以言说。 晋升天衍境,体内流转着天衍真意,聂天感觉到身体之内有用不完的力量,在沸腾,在燃烧,在狂暴。 “你,你,你突破了位面禁制!”千珑英正邪异的面孔变得震撼而惊恐,他没有想到,聂天竟然突破了位面禁制,而且是在这种时候。 的确,他的天赋和实力,根本不足以在聂天面前炫耀。 换位一下,如果聂天是须弥世界的武者,而他千珑英正是三千小世界的武者,聂天能够轻松达到天人境,而他却无法突破位面禁制。 要知道,千珑英正虽然是天人境武者,但他距离须弥世界的巅峰武者还很远,可是聂天早已是三千小世界的巅峰! 更恐怖的是,聂天还如此年轻,前途不可限量。 如此人物,若是给他成长的空间,必然是武道传奇。 “太子是吗?须弥世界的武者是吗?在我的面前,你毫无骄傲的资本!”下一刻,聂天的声音响起,带着浓烈的鄙视和轻蔑,一股股激荡的剑意肆虐在空间之中,让千珑英正感受到深深的压迫。 聂天是天衍一重实力,再加上遮天结界带给他的实力加成,真正实力可以挥到天衍三重,而真正战力则足以媲美天衍五重武者! 反观千珑英正,实力被压制一个大境界,从天人三重降到天衍三重,元脉还受到压制,根本没有和聂天正面一战的能力。 “死吧!”聂天在虚空中横跨一步,沸腾燃烧的剑意绽放开,狂猛地一剑斩下,正是傲剑诀高级三式之一,一剑凌神。 “轰!”庞然的剑影出现,凝聚空间之中数千米之内的剑意,无尽奔腾的力量山呼海啸一般压过来,一股毁灭的气息激荡在千珑英正心头。 第一次,千珑英正尝到了死亡压迫的气息,他的心头滋生出难以抑制的绝望。这种感觉让他很难受,一种生不如死的压抑。 头顶之上,夺命一剑轰下来,千珑英正双瞳骤然扩大,面孔在一瞬间呆滞。 “聂天,不可!”地面之上,荀海的声音响起,如果聂天把千珑英正杀了,可以说整个三千小世界就完了。 千珑英正是圣光天朝的太子,而且是圣光皇族三百年来的第一妖孽,是将来要成为圣光皇帝的人。 如果他死了,整个三千小世界都要付出代价。 然而聂天杀意已决,决然的一剑,毫不留情,一击必杀。 就在千珑英正将要灰飞烟灭的一刻,异变突起。 “住手!”突兀地,浩荡雄沉的声音响起。 “轰隆!”随即,虚空之中,一道雄浑的掌力落下,浩瀚无尽,直接轰击在遮天结界之上,引动轰然巨响。 “喀!喀喀!”虚空剧烈晃动,恐怖的掌力蔓延开,遮天结界之上出现一个刺眼的裂痕,瞬即炸开,整个结界,直接崩碎。 “嘭!”紧接着,那道雄沉掌力落在聂天胸口之上,他的身影直接被击得倒飞出去,在空中划出一道刺目的血线。 “兄弟!”突然生的一幕,惊得帝熙咆哮起来,不顾魂魄之躯受损,巨大的身影翻滚起来,将聂天接住。 “聂天!”地面之上,无数道声音响起,十分揪心。 聂天稳住身形,脸色苍白如纸,全身鲜血淋淋,竟无半点完整的肌肤。 来人的实力太强了,一掌之下,不仅破开了遮天结界,而且直接将聂天重伤,实在恐怖! “帝熙大哥,我没事。”聂天深深呼出一口浊气,身上的伤口竟然以肉眼可见的度迅愈合。 聂天是天衍境武者,体内有天衍真意,再加上九星龙脉之体,恢复能力比天衍巅峰武者还要强悍。 聂天猛地抬头,目光看向空中的那道身影,竟是一个形体虚无的老者。 来人竟是一道灵魂分身! 一道灵魂分身,掌力便已如此强悍,若是本尊来到,又该何等恐怖。 “这这是”这个时候,荀海望着虚空中的灵魂虚影,连咽几口唾沫,最后终于说出四个字:“圣光老祖!” 圣光老祖,荀海万万没想到,为了聂雨柔,连圣光老祖都亲自现身了。 他看得没错,来者正是圣光老祖,虽然只是一道灵魂分身,却也足以震慑所有人了。 聂天身躯一震,全身的血迹荡开,脸色虽然依旧苍白,但身体已经恢复正常,他望着那道灵魂虚影,心中苦笑:“天人巅峰强者,还是厉害,不过是一道灵魂分身,竟能直接破开我的遮天结界,还能将我打成重伤,如果本尊亲来,后果难以设想。” “老祖。”英正太子惊魂未定,看清楚圣光老祖的虚影,心中安定不少,恭恭敬敬地喊了一声。 就算他再狂妄,在圣光老祖的面前,也必须恭谨有加。 “英正,你退下。”圣光老祖微微摆手,如鹰隼一般的双瞳放射出一抹锐芒,死死盯着聂天,喃喃自语:“受我一掌,竟然没死,看来我真的老了。” 刚才的一掌,圣光老祖用了七分力,虽然大部分力量都用来破开结界,但余下的小部分力量也足以灭杀天衍五重武者。 然而聂天只是受伤,竟然没死,这让他十分惊奇。 下一刻,当他感知到聂天实力的时候,神情猛然一僵,愕然道:“突破位面禁制之人!怪不得能接下我一掌。” 聂天淡淡地望着圣光老祖,轻声对帝熙说道:“帝熙大哥,多谢你了。你先离开吧,剩下的事情我自己处理。” “嗯。”帝熙答应一声,龙魂之躯消散在天地之间。 帝熙受伤不轻,需要很长时间才能修养过来了。 “小友,可否借一步说话?”圣光老祖目光在聂天身上游离着,淡淡开口,竟是显得十分友善。 “我叫聂天,你要带走的人是我的妹妹。”聂天眼神平静得令人心悸,丝毫没有顾忌圣光老祖的身份,直接说道:“有什么话,直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