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章一眼看穿 - 万古天帝

第七百四十章一眼看穿

聂天刚才的一剑,几乎不弱于之前灭杀铁甲独角犀,但却没能伤到玄奇。天 』 籁『小说.』⒉3TXT. 玄奇的防御力肯定无法跟铁甲独角犀相比,所以他必然穿了战甲,而且还是七阶战甲! 七阶战甲,足以抵挡天衍高阶武者的攻击,聂天没想到,玄奇身上竟然有这种好东西。 不过这些防御型的灵器,一般人都不会穿,因为战甲在给武者提供强防御的同时,也是对武者武体的禁锢,严重阻碍武体的提升。 玄奇穿着七阶战甲,只能说明他是一个非常怕死的人。 “嗯?”玄奇微微一愣,没想到聂天一眼看穿他,旋即嘿嘿一笑,说道:“本皇子就是穿了七阶战甲,凭你的实力,就算本皇子站着不动,你也休想伤我分毫!” “是吗?”聂天嘴角扬起一抹阴冷笑意,眼神之中透着极度的蔑视。 玄奇的实力不强,之所以如此嚣张,无非就是靠着玄月皇子的身份。 可惜的是,在聂天的眼中,这种身份,屁都不是! 聂天在三千小世界的时候就敢杀圣光天朝的太子,此刻来到须弥世界,又岂会忌惮玄月帝国的一名废物皇子! 这个时候,数道目光狐疑地看向玄奇,原本他们以为玄奇真的很强大,能够毫无伤地接下聂天一剑,没想到竟是穿了七阶战甲。 “看什么看?给本皇子宰了他!”玄奇怒吼一声,脸上的肥肉都颤动起来。 聂天一句话扯掉了他的遮羞布,让他丢了面子,所以必死无疑。 “是!”几个人同时答应一声,齐齐转身,肃杀的目光锁定聂天,但却显得十分忌惮,没人敢第一个出手。 刚才聂天的实力已经显露出来,十分诡异,此刻这些人哪还敢当出头鸟。 “这么客气吗?”聂天嘲讽一笑,道:“既然你们不动手,那我可要出手了。” 淡淡的话音落下,聂天手中长剑撩起,一股可怕的剑意震荡开,出激越的剑吟之声。 “一起出手,宰了他!”就在这时,有人反应过来,若是让聂天先出手,他们更没有机会,急声尖叫一声,旋即便一掌拍出。 几乎在同一时刻,其他几人也反应过来,纷纷出手。 “轰!”顿时,虚空之中响起爆炸之声,滚滚的气浪翻滚而出,元力肆虐,压向聂天。 “哼!”聂天冷笑一声,身影一动,化作一道流光,滂湃的剑意爆出璀璨的光华,在空中涌动,绽放,爆出可怕的气息。 “嘭!嘭!嘭!”几道闷响声响起,数道身影被直接击飞,在空中喷出鲜血,落地之后,当场气绝。 聂天的实力太强了,与他同等级的武者在他面前,简直就是土鸡瓦狗,不堪一击。 他的剑道境界已到了剑势巅峰,随时都有可能踏入剑之灵境界,到那时,他的实力必然再次迎来质的飞跃! 眨眼之间,十几名武者,只剩下五个人,还要算上远处的玄奇。 玄奇的手下全部死光,他的脸色阴沉得几乎滴水,对云牧怒吼道:“云牧,你还在等什么,还不动手?” 云牧脸色蜡黄蜡黄的,站在原地快成雕塑了,他没有想到,聂天的实力竟然强横到这种地步,完全不是他能想象。 “你们一起动手,杀了他!”云牧突兀地转身,对身后的三人怒吼。 那三人早就吓傻了,被云牧一声巨吼惊醒,下一刻眼神之中闪过一抹精芒,旋即竟是同时后退数步,准备逃跑。 “现在还想逃,晚了。”聂天冷冷一笑,身影一动,如鬼魅一般。 空中三道剑芒一闪而逝,那三人站在原地,瞳孔骤然睁大,然后便诡异地倒下。 “嘭!嘭!嘭!”三声爆响,倒下的三人直接炸裂,剑气四射,血光一片。 “这”玄奇看到这一幕,直接被惊呆了,一脸的肥肉挤在一起,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聂天全身杀意凛凛,脚下跨出一步,目光锁定玄奇,冷冷一笑,道:“十七皇子,你的手下都死光了,轮到你了。” 玄奇感受到那股扑面而来的杀意,咕咚咽了一下口水,双腿都开始打颤了。 他不是傻瓜,当然能看出来,自己根本不可能是聂天的对手。 就刚才聂天出手的度和威力,以及杀人的手法,远远不是他能做到。 玄奇上前两步,肥胖的脸上堆出一抹笑容,竟是说道:“这位大人,刚才的事情是个误会,本皇子当做什么都没有生,我们就此罢手,如何?” “就此罢手?”聂天嘴角扯动,玩味一笑,说道:“本来是一个误会,但是你想杀我,这就不是误会了。” “聂天大哥,要不算了吧。”这个时候,玄妙妙来到聂天身边,小声说道。 不管怎样,玄奇都是玄月帝国的皇子,不能随便杀。 而且玄奇已经服软,还主动提出罢手,这件事就此结束,最好不过。 聂天回头看了玄妙妙一眼,摇头一笑,说道:“妙妙姑娘,你太天真了。你以为我放过十七皇子,我们就能安全吗?恐怕我刚刚放走他,马上就会有十六皇子十五皇子来给他报仇。既然十七皇子已经参与进来,这件事就不可能就此结束。我们和云家,和玄月皇族,已经势同水火。我们若不死,云家和玄月皇族就不会罢手。” 说到这里,聂天目光转向云牧和玄奇,玩味笑道:“二位,我说的对吗?” 有些事情,玄妙妙看不透,但聂天却是一眼就能看穿。 其实早在云牧纠缠上玄妙妙的那一刻起,就注定后者无法平静地生活下去。 摆在她面前的路只有两条:要么屈服于云牧,成为玩物;要么反抗到底,成为牺牲品。 以玄妙妙的个性,前一条路的可能性较大,毕竟她会为玄家堡考虑。 但是现在聂天出现了,一切就不一样了。 玄妙妙现在只能反抗到底,但她绝对不会成为牺牲品。 云牧和玄奇瞳孔同时一缩,身躯都不由得颤栗一下。 聂天不仅实力逆天,连看事情的眼光也如此毒辣。 “你们两位的反应是在告诉我,我说的对。”聂天淡淡一笑,旋即却是脸色一寒,冷冷道:“那就对不起了,你们都得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