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四章纯粹利益 - 万古天帝

第七百五十四章纯粹利益

云海潮愣在原地,感受到玄丘眼神之中的威逼之意,胸口压抑的闷气更加厉害,让他老脸都变得涨红。』 天籁『小说. ⒉3TXT. 这个时候,人群的目光聚焦在云海潮身上,等着他开口。 云海潮知道,事情已经无法挽回,玄丘出面,他想杀聂天,已是不可能。 但他心中实在不甘,云家的人,一个被杀,一个被废。他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凶手离开,这种感觉,心如刀绞。 玄丘也不急,只是淡淡地看着云海潮,给足后者思考的时间。 足足十几秒钟之后,云海潮突然抬起头来,压抑着愤怒,冷冷开口:“十九殿下,聂天杀了云游,废了云纵,此事就这么算了?” “云副院长,注意你的态度!你不该跟殿下如此讲话!”云海潮话音刚刚落下,玄丘身后的齐有义便踏出一步,冷声高喝。 “我”云海潮被齐有义斥问,脸色阴沉得滴血,全身的血气都快要炸裂,但等他看到玄丘的面孔,最终只能点头,沉声说道:“臣下失态了,请殿下宽恕。” “哼!”玄丘冷笑一声,淡漠说道:“云副院长,本王念你痛失亲人,不予追究。但是这件事,已经很清楚,罪魁祸黄仙儿已经伏诛。聂天虽然杀了云家的人,但他是出于无奈。” “在本王看来,聂天的脾气还算不错。若是有人侮辱本王的朋友,本王不仅要杀人,而且要灭他满门!” 冰冷的声音落下,像是一记记惊雷,轰击在云海潮心头。 云海潮感觉到胸口撕裂般疼痛,却找不到任何缓解的方法。 “云副院长,聂天是本王的朋友,这件事情,就此结束。如何?”接着,玄丘话锋一转,逼问云海潮,声音平静得令人窒息。 “聂天是十九殿下的朋友!”人群心头疯狂颤动,谁都没有想到,聂天居然和玄丘皇子扯上关系了。 人们这时反应过来,怪不得聂天敢杀云游,原来是有恃无恐。 然而他们根本不知道,聂天是第一次见到玄丘。 玄丘这人太恨了,先是说有人侮辱他的朋友,他不仅要杀人,而且要灭门。然后便直接表明,聂天是他的朋友。 这明显是逼着云海潮罢手! 云海潮站在原地,脸上的肌肉颤动着,神情都变得有几分狰狞。 “云副院长,殿下问你话呢,没听到吗?”齐有义见云海潮不说话,冷冷说道。 云海潮身躯一震,如同被电击,他目光阴毒地看了聂天一眼,是不甘,是愤怒,更是杀意。 “十九殿下,臣下告辞!”半晌,云海潮目光颤动一下,微微拱手,也不等玄丘回应,直接抱起云纵,转身离开。 “放肆!”齐有义望着云海潮背影,沉沉怒喝。 玄丘却是微微摆手,笑道:“云副院长失去亲人,心情悲痛,随他去吧。本王岂是那种不近人情之人。” “殿下宽宏!”齐有义恭敬躬身,一本正经。 接着,齐有义让人群散了,然后让执法堂的人把周礼带走。 片刻之后,现场只剩下聂天,玄妙妙以及玄丘和齐有义。 当然,还有一个隐在暗处的乌鸦。 玄丘目光灼灼地看着聂天,眼神闪过一抹精芒,随即看向玄妙妙,笑道:“这位姑娘怎么称呼?” “回殿下,民女玄妙妙。”玄妙妙恭恭敬敬,紧张极了,生怕说错什么话。 “玄?你是皇族的人?”玄丘目光一滞,脸色突然变得怪异起来,旋即身躯颤抖一下,好似看到了十分可怕的事情。 “殿下!”齐有义见玄丘这种反应,赶紧上前搀扶。 玄丘立即恢复正常,摆摆手,笑道:“姑娘果然是皇族之人。” 聂天在一旁不动声色,他当然知道,玄丘必然是察觉到玄妙妙体内的血脉封印,所以才会如此紧张。 据火甲所说,玄妙妙的血脉封印比那玄嚣太子太强大,当然也比玄丘强大。 “以前是皇族的人,现在只是一介平民。”玄妙妙低着头,不敢看玄丘。 这个时候,玄丘还想说什么,但却被聂天打断了。 “殿下,有什么事,直说无妨。”聂天一脸淡然地看着玄丘,语气平静。 “小子,注意你的身份,殿下是王者之尊!”玄丘没有开口,齐有义却在一旁叫道。 聂天微微摇头,根本不理会齐有义,淡淡说道:“殿下,我时间很急,如果你不说,我就要走了。” “嗯?”玄丘目光一滞,他没有想到聂天居然是这种态度。 原本他以为,自己保下聂天,后者不说感恩戴德,至少也得恭敬有加吧。 但聂天倒好,完全把他当成普通人,没有半点恭敬之意。 聂天的态度,让玄丘感觉到很不舒服。 但他此时的确有事情求助聂天,思考了一下,勉强挤出一抹笑意,说道:“聂天,本王想交你这个朋友,你可愿意?” 玄丘这么说话,让一旁的齐有义愕然一愣。 聂天究竟是什么人,值得玄丘如此对待。 “殿下,你我都是聪明人,废话就不用说了。我聂天不是傻子,不会被人白白利用。所以有什么事,还是直说的好。”聂天嘴角微微扬起,语气一如既往地平静。 “嗯?”玄丘眉头皱得更深,他没有想到,自己已经摆出低姿态,聂天却依旧这么张狂,完全不给他这个皇子面子。 聂天从玄丘刚才的手段看出,这个皇子,城府极深,而且心狠手辣。 玄丘如此尽心尽力地保他,必然是有求于他。 既然两人之间只是纯粹的利益关系,聂天何必跟对方客气。 “臭小子,殿下礼敬于你,是看你实力尚可,你不要不识好歹!”这时,齐有义再次叫嚣起来。 玄丘却是微微摆手,压下心中的不爽,说道:“聂天,本王想请你到玄丘王府一谈,如何?” 聂天太难控制了,比玄丘预想得要难缠得多。 聂天想了一下,眼角余光一闪,说道:“十九殿下,我不习惯王府的拘束,你若是有心和我一谈,明天我们在炼器师公会见。” “好。一言为定。”玄丘思考了一下,最终点头。 “一言为定。”聂天淡淡一笑,也不打招呼,转身带着玄妙妙离开。 明天,就是玄妙妙拜火甲为师的日子,地点就在炼器师公会。 而聂天,也在炼器师公会和玄丘会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