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章帝器图谱 - 万古天帝

第七百六十章帝器图谱

火甲淡淡说着,面不改色心不跳。天籁小说. ⒉3TXT. 人群听到火甲的话,却是集体一愣,足足十几秒钟没有任何反应。 谁能想到,火甲这么高的地位,竟然真的为聂天解释了。 火甲亲自炼制风雪战甲送给聂天,那聂天又是什么人? 人群目光闪烁,脑子都快转不过来了。 先前还有人觉得聂天招惹刀狂生是在找死,现在看来,聂天身后的势力,不一定比玄嚣太子弱,甚至还要更强。 刀狂生也愣住了,张大了嘴巴,喉咙里塞了驴毛一样,说不出半句话。 既然火甲出面了,亲自证明风雪战甲是他送给聂天,那这件事就不能再纠缠下去了。 刀狂生不是傻子,当然看出一些端倪。 但关键是火甲是得罪不起的,别说是他,就算是玄嚣太子亲来,也不敢质疑火甲的话。 “玉娇姑娘。”这个时候,不等刀狂生说话,火甲继续说道:“风雪战甲底价是多少,老头子想回收一下,我愿意出两倍底价买下风雪战甲,如何?” 玉娇愣了一下,旋即盈盈一笑,说道:“火大师,既然风雪战甲是您炼制,玉家拍卖场当然不能驳您的面子,我们拍卖场以两倍底价从聂天公子手上买下风雪战甲。送给火大师了!” “小丫头行啊,比玉青山还会做生意。”火甲哈哈一笑,道:“行,这个人情我老人家记下了。风雪战甲归我了,谁让我老人家念旧呢。” 火甲一边说着,一边返回贵宾室。 聂天望着火甲的身影,嘴角微微扯起。 这老家伙撒起慌来也是一流水准,而且做事也是滴水不漏。 火甲买下风雪战甲,明显是要帮聂天擦屁股。 如果风雪战甲被其他人买走,玄嚣太子再得到战甲,一检查,肯定知道这战甲是玄奇的。到那时候,聂天就麻烦了。 “火老头,多谢你给我证明。”聂天向火甲喊了一声,平淡自然,好像两人是相交多年的老友。 火甲身影一滞,并未回头,只是摆手道:“不谢!” 回到贵宾室,火甲心头苦笑一声,喃喃道:“这小兔崽子,太狡猾了,摆明是在利用我老头子。这个弟子果然不让人省心啊。” “弟子?”一旁的白洛愣了一下,问道:“聂天是小师弟?” 火甲摇头一笑,道:“现在还不是,不过很快就是了。” 火甲依旧是信心十足,认定聂天必败无疑。 风雪战甲引起的风波,就此平息,但刀狂生心中却是对聂天多了几分忌惮,目光之中透着恶毒。 接着,拍卖会继续,聂天的天阶武诀卷轴也成功拍卖出去,拍出了五百万上品元晶的天价,比三足玄鼎的价格高出四倍! 聂天心中懊悔,要是早一点拍卖天阶武诀卷轴,他就能跟火甲争夺三足玄鼎了。 接下来,到了拍卖会的尾声,还有最后一件拍卖物品。 片刻之后,玉娇的身影出现,嘴角挂着盈盈笑意,声音甜美,说道:“现在拍卖本次拍卖会的最后一个拍卖品,帝器图谱!” “帝器图谱!”人群目光一凝,眼睛放光。 九阶灵器,称为帝器,一般的帝器都有图谱,上面记载着炼制方法,炼制材料等等一些帝器的炼制信息。 毫不夸张地说,帝器图谱比九阶帝器更加珍贵。 因为九阶帝器只是一个灵器,而得到帝器图谱,那就可以炼制出很多帝器! 帝器图谱,这是炼器师的最爱! 聂天这个时候也是脸色一沉,突然醒悟过来,火甲来拍卖会,不是为了三足玄鼎而来,而是为了帝器图谱而来! 帝器图谱,对炼器师而言是无价之宝,但对聂天来说,基本没什么用。 聂天更加后悔,刚才没有和火甲竞拍三足玄鼎。 帝器图谱出现,人群的目光不由自主地望向火甲所在的方向,很明显,这图谱就是为火甲专门准备的。 “帝器图谱经过拍卖场鉴定师鉴定,有些残缺,不过不是很严重。本拍卖场以上等八阶灵器的价格出售,底价是两百万上品元晶。”玉娇淡淡说着,目光同样望着火甲的贵宾室。 基本上只有炼器师才会对帝器图谱感兴趣,如果火甲不出价,帝器图谱基本上卖不出去了。 “好,老头子出价两百万上品元晶。”火甲也不客气,直接出价。 没什么意外,帝器图谱落入火甲手中。 聂天苦笑着摇头,这一场拍卖会,火甲才是最大的赢家啊。 拍卖会结束,人群缓缓离开。 聂天来到拍卖场后台,领取自己的元晶,还有灵材灵药。 玉娇早已等着聂天,递给他一个空间袋,一张金卡,甜甜一笑,说道:“聂公子,你的东西共拍出六百七十万上品元晶,除去拍卖费以及购买药材所有元晶,还剩下四百二十三万上品元晶,全都存入金卡之中了。” “好。”聂天接过金卡,直接收起来,然后打开空间袋,仔细检查一遍药材,确认无误,这才放心。 接下来的一个月,玄妙妙能不能快提升精神力,就靠这些药材了。 聂天收拾好东西,告辞离开。 玉娇也没有多说什么,目送聂天离开。 “聂天。”玉娇望着聂天离开的方向,嘴角轻轻呢喃出后者的名字,美眸之中透着一些迷惑。 这个时候,她的身后出现一个灰衣中年男子,微微躬身,说道:“小姐,你要我查的人,有结果了。” “说!”玉娇目光闪烁一下,忍不住有些激动。 灰衣男子恭敬说道:“聂天是今天才出现在玄月城,在此之前没有他的半点信息。不过他来到玄月城之后,却是在苍龙学院做了几件大事,” 灰衣男子将聂天杀掉云游,废掉云纵的事情说了一遍,听得玉娇愣在原地,许久都没有说话。 半晌,玉娇稍稍冷静下来,说道:“这么说来,聂天是十九殿下的人?” “这个不清楚。”灰衣男子说道:“似乎他并不认识十九殿下,不过确实是十九殿下从云海潮手上保下了他的命。” “好的,我知道了。”玉娇摆手让灰衣男子离开,目光却是变得复杂起来,她实在想不通,聂天到底是什么人,又是云家,又是十九殿下,现在又和火甲扯上了关系。 聂天在她的眼中,越来越神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