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七章玄嚣太子 - 万古天帝

第七百六十七章玄嚣太子

聂天听到熟悉的声音,不由得望过去,来者不是别人,正是玄月帝国的十九皇子,玄丘! “这家伙,来的真是时候。天籁 小 说.⒉3TXT.”聂天苦笑一声,这玄丘好像是算好的一样,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玄妙妙即将拜师的时候来到,真是扫兴。 玄丘信步走过来,人群自动让开道路。 火甲看着玄丘,先是一愣,旋即想起来,后者是来找聂天的。 “火甲大师,恭喜恭喜,又收一名得意弟子。”玄丘走过来,一点也不客气,先是恭喜火甲,随即目光放在玄妙妙身上,一脸和善地说道:“皇妹能得火甲大师青睐,为兄十分欣慰啊。” “皇妹?”人群目光一凝,心头暗暗一颤,火甲新收的弟子竟然是皇族之人,而且是玄丘的皇妹。 不过在场的人都是玄月城有头有脸的人物,他们从来没有见过玄妙妙这个公主啊? “好一个皇妹?”聂天听到玄丘的称呼,心头不禁冷笑一声。 这个玄丘还真是无耻,玄妙妙一文不名的时候,也不见他喊皇妹。 不过这家伙的称呼还不能说错,毕竟玄妙妙是皇族的人,和他流着一样的血。 玄妙妙脸色微微尴尬,不知该说什么,只是轻轻点头。 火甲瞥了玄妙妙一眼,似乎有些不开心,随即笑了一声,说道:“十九殿下,今天令妹拜老头子为师是大喜事,你这个当兄长的,不应该表示一下嘛。” 玄丘无耻,火甲也不是省油的灯。 这一声皇妹可不是白喊的,至少要让玄丘割点肉。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玄丘既然皇妹喊出口了,拿出来的东西当然不能寒酸。 玄丘眼角抽搐了一下,旋即干笑一声:“火甲大师说得是。” 众目睽睽之下,玄丘这个当兄长的,必然要大出血了。 如果他随便拿出什么东西应付,那这个人就丢大了。 玄丘手上的戒指闪烁一下,手心多了一枚灵丹。 灵丹出现的瞬间,丹香四溢,丹气扑鼻。 “八阶灵丹!”聂天目光微微一凝,立即感知出来,玄丘手上出现的正是八阶灵丹。 八阶灵丹,品阶不低,可以说价值连城。 玄丘举着手中灵丹,心里割肉地疼,但脸上还得挂着笑容,说道:“这是八阶灵丹八转固元丹,是贾光大师送给本王的生日贺礼,天衍境武者服下,可以提升三重以上修为。本王现在送给妙妙皇妹。” 说完,玄丘将八转固元丹送到玄妙妙面前。 “贾光大师亲自炼制的八阶灵丹,这份礼好重啊!”人群目光炽热,忍不住惊呼。 贾光,炼丹师公会会长,在玄月帝国的地位和火甲一样。 “殿下,这份礼太贵重了,我不能要。”玄妙妙吓了一跳,连连摆手。 她做梦也想不到,有一天玄丘皇子会送这么贵重的东西给自己。 “丫头,拿着。”不等玄丘说话,火甲便直接说道:“十九殿下的心意,不能拒绝。” 玄妙妙小脸僵硬一下,看到火甲一脸严肃,只得伸手接过灵丹。 “这才对嘛。”火甲嘿嘿一笑,道:“老头子代小丫头谢过十九殿下。下面拜师仪式继续吧。” 火甲摆摆手,示意拜师继续。 “慢着!”就在这个时候,一道霸道的声音响起,雄浑有力,带着浓浓的压迫气息。 “嗯?”人群目光剧烈一颤,这是什么人,竟然敢在这种场合嚣张,不想活了吗? 火甲的收徒仪式,居然有人来捣乱,简直是作死的节奏。 所有人望向声音源头,一道魁梧霸道的身影出现,凌空踏出,地面之上印出两个深深的脚印,周围空间都跟着晃动一下。 随着那人的出现,虚空之中,一股庞大的威压弥漫过来,震慑在众人心头。 那人一步一步凌空走过来,地面之上出现一排深深脚印,那庞大的威压也变得更加浓重。 人群感受到呼吸不畅,胸口压抑,呼吸变得沉重急促,很多人脸色微微涨红。 “嗯?”聂天望着空中的身影,同样感觉到一股不弱的压迫,不过他的实力够强,丝毫未能造成威胁。 来人看上去三十岁左右,五官英朗,线条分明,显得刚毅而霸道,周身涌动着一层若隐若现的玄沙,释放着森寒的气息,十分诡异。 这个时候,很多人看清楚来人的面孔,神情顿时变得僵硬,脸上流露出难以掩饰的恐惧。 “嗯?”玄丘看到空中之人,眼角不由得剧烈抽搐,表情扭曲在一团,竟然显得有些狰狞。 但他掩饰得很好,阴沉之色一闪而逝,取而代之的是恭敬之意,微微躬身,朗声道:“皇兄,好久不见,没想到你也会来这里凑热闹。” “皇兄?”听到玄丘对来人的称呼,聂天微微一愣,心中惊讶不小,“难道他是,玄嚣太子!” 敢在火甲等人面前如此嚣张,整个玄月帝国,只有一人,那就是玄嚣太子! 聂天立即确定,来人绝对就是玄嚣太子。 这家伙名头很大,须弥世界的九妖之一,玄月帝国的太子,为人霸道凶狠,手段毒辣。 聂天没有想到,玄嚣太子居然也出现了。 玄嚣太子,玄丘皇子,玄月帝国最有权势两位皇子碰面,这下有趣了。 这两人,一个霸道,一个阴沉,都不是什么好货色。 “太子殿下,什么风把你吹来了?”火甲望着空中的身影,怪笑一声,丝毫不掩饰心头的不快。 别人怕玄嚣,他可不怕。 玄嚣全身的威压控制得恰到好处,到火甲面前就消失了。 就算他再张狂,也绝对不敢挑衅火甲。 玄嚣太子闭关两年,此次出关,容貌有些一些改变,所以许多人第一时间没有认出他。 火甲确认玄嚣的身份,人群都是不由自主地后退,眼中流露着恐惧。 玄嚣的霸名太大,谁都不愿招惹。 “火甲大师,本太子有点事情要处理,所以补请自来了。”玄嚣身影落下,气息稍稍收敛,语气之中也带了三分恭敬。 他能做到这样,已经是非常给火甲面子。 火甲眉头微微一皱,心头不由得一沉:“这家伙不会是来找聂天的吧?” 玄嚣目光在玄丘身上扫了一眼,旋即便放在了玄妙妙身上,脸上流露出一丝惊讶,道:“你是皇族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