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章言而无信 - 万古天帝

第七百七十章言而无信

第七百七十章 言而无信 就在聂天双眸睁开的瞬间,体内的星辰之力澎湃而出,汇聚在双瞳之内,化作强大的精神力。天『籁小 『说.⒉3TXT. 在这一刻,所有人感觉到一股真切的颤栗,似乎周围的一切都变得颤抖起来,一种来自空间本身的颤抖,莫名的畏惧。 “嗯?”玄嚣一心只想杀聂天,全部心神都聚焦在聂天身上,当那股精神威慑出现的时候,竟然他双目一滞,神魂失守。 一瞬间,空中的黑沙巨手都停滞了一下,天人领域瞬即消失。 紧接着,聂天脚下一踏,身影飞至半空之中,俯视玄嚣,双手结出奇怪的印式,天地之势随即改变,周围数千米之内的天地灵力向着聂天倾斜,涌入他的身体之内。 一切都生在眨眼之间。 “流杀人印,杀!”聂天全身气势狂涨,好似屹立在空中的杀神,眼神冰冷无情,他沉沉一喝,一掌拍下,空间剧烈一晃,一道恐怖的手印出现,压向玄嚣。 而此时的玄嚣目光微微呆滞,好似痴傻一般。 但是就在流杀人印轰击在他身上的瞬间,他的双瞳猛地醒转过来。 顿时,一层血玉玄沙出现,包裹全身,形成玄沙护罩。 “轰隆!”流杀人印落下,地面掀起数十米高的浊浪,一股浩荡之力弥漫开。 人群不由自主地后退数步,目光却是紧紧聚焦在玄嚣身上。 反转生在瞬间,谁都没有反应过来。 大部分人都不知道,聂天刚才到底做了什么,竟然破开天人领域,还让玄嚣有了短暂的失神。 不过刚才那一瞬间的感觉却是太恐怖了,一回想起,灵魂都忍不住颤抖。 聂天身影从空中落下,脸色苍白,双眼之中的神芒黯淡下来,精神非常疲惫。 漫天的尘土落下,玄嚣的身影出现在众人面前,并没有受伤,但是却非常狼狈,尘土垢面,头都乱了,再没有半点太子的样子,活像一个乞丐。 “还是失败了。”聂天看到玄嚣安然无恙,嘴角不由得苦笑一声。 玄嚣想杀他,他也想杀玄嚣。 本来他想利用绝对颤栗,杀玄嚣一个措手不及,然后用流杀人印灭杀他。 可惜,玄嚣的实力太强,心性也不弱,在关键一刻神魂醒过来,用血玉玄沙挡住了流杀人印的致命一击。 如果玄嚣在晚半秒钟醒过来,此时他就算不死,也必然重伤。 聂天感觉到可惜,但此刻所有人都被他震撼了。 谁能想到,他不仅挡下玄嚣一招,甚至毫无伤,还出手反击,而且差一点就反击成功。 这一幕太震撼了,无法言说。 所有人不可置信地看着聂天,那目光就像是看着一个怪物。 不得不说,此时的聂天在他们眼中就是怪物! 火甲等人也愣在原地,震撼得一句话说不出。 片刻之后,全场响起咕咚咕咚狂咽口水的声音。 “啊!”这个时候,突兀地,站立在原地玄嚣嚎叫起来,像是一头疯的蛮兽,状如疯癫。 “不可能,我不信!”玄嚣疯狂怒吼,五官扭曲在一团,狰狞可怖。 他的声音在颤抖,整个人也在颤抖。 毫无疑问,这是暴怒的颤抖! 玄嚣双目充血地望着聂天,内心感觉到难以言说的耻辱。 想他堂堂天人二重武者,竟被一个天衍二重武者打的蓬头垢面,这实在是奇耻大辱,不可原谅! 他是玄月帝国的太子!他是须弥世界九妖之一! 他是只能被人仰望畏惧的大人物! 怎么可以承受如此羞辱? 人群望着玄嚣,眼神非常复杂,有忌惮,有畏惧,有疑惑,甚至还有一丝可怜。 玄嚣大概做梦也不会想到,他的生命中居然会有这一刻。 空气,一下静止了。 现场死一般的安静。 玄嚣沉重的呼吸声在空中回荡,愈加显得狼狈。 他全身止不住的颤抖,胸口堵着一团闷气,憋得难受。 这口气,他咽不下去! “太子殿下,一招过了。云家的事,就此结束。”聂天平静地看着玄嚣,淡淡开口。 他可没空照顾玄嚣现在的心情,一招既过,按照约定,云家的事情,就此罢手。 人群看向玄嚣,看后者怎么回应。 “臭小子,我撕了你!”玄嚣死死盯着聂天,眼中的杀意突然变得浓重,怒吼一声,竟是再次出手。 “轰!”玄嚣与聂天相距不足十米,悍然出手,一掌拍出,血玉玄沙凝聚的黑沙大手再次出现,轰然压向聂天。 人群目光剧烈一颤,谁都没有想到,玄嚣居然会再次出手。 堂堂的太子殿下,在众目睽睽之下食言,实在让人大跌眼镜。 “小心!”火甲惊叫一声,再想出手却已是来不及。 生死一刻,聂天异常镇定。 他全身身躯一震,各种防御开启。 龙鳞护罩,剑十七护盾,星辰护盾,水极元天战甲,几乎同时开启。 而下一刻,他的全身涌出浩瀚的星辰之力,遮天图腾再现,包裹全身,形成遮天铠甲,星光熠熠,非常绚烂。 “轰!嘭!嘭!嘭!”黑沙巨手压过来,空中响起剧烈的爆炸声。 遮天铠甲,龙鳞护罩,剑盾,星辰护盾,水极元天战甲,一层层被轰破,聂天身影直接倒飞出去,一道淋淋血线飚洒空中。 人群目光颤抖着,视线随着聂天的身影而动。 “嘭!”聂天身影落下,竟是稳稳站住。 他的全身鲜血淋淋,但目光依旧坚定。 抹去嘴角鲜血,聂天身躯一震,周身血污尽皆震开,全身伤口在眨眼之间恢复。 “玄嚣太子,这就是你的实力吗?不过如此!”聂天冷冷盯着玄嚣,眼神之中荡漾这极度的不屑。 刚才玄嚣出手突然,没有给聂天太多的反应时间,若非如此,聂天动用遮天图腾,当不至于这么狼狈。 “嘶!”人群看到聂天竟然没死,纷纷倒吸一口凉气,心头的震撼全都表露在脸上。 今天聂天展现出的实力,彻底颠覆了人们对天衍二重武者的认知。 “这不可能!”玄嚣看到聂天没死,甚至还出言讽刺他,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至极,眼中的杀意如烈火般燃烧。 他的身躯一动,竟是还要出手。 “玄嚣,你太放肆了!”就在这个时候,一道低沉的声音响起,一道身影落下,挡在聂天和玄嚣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