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章龙剑杀阵 - 万古天帝

第九百二十章龙剑杀阵

聂天感觉到林枫周身的激荡着剑之意境,马上反应过来,后者是要突破剑道境界了。天』『 籁小 说.⒉3TXT. 林枫本来就是剑之魂巅峰境界,在南宫霸的压制之下,剑道突破,也是正常。 就在烈焰麒麟俯冲下来的瞬间,林枫紧闭的双目突然睁开。 下一瞬间,龙吟剑骤然而出,好似获得新生一般,闪烁这别样的光芒。 “龙吟惊天!”淡然的声音响起,龙吟剑凌空而出。 没有浩荡的剑意,没有刺眼的剑芒,却只是一抹肃杀的寒光,好似利刃一般,撕裂天空。 龙吟剑出,惊天动地。 无边的杀意涌动在虚空之中,寒芒掠过之处,烈焰麒麟竟被生生地撕裂。 “啊!”一声惨叫,南宫霸的身影倒飞出去,犹如断线的风筝,无法抑制地坠落。 一招,仅仅只是一招,林枫直接将南宫霸重创。 剑道境界的提升,让林枫的实力有了脱胎换骨般的质变。 “嘭!”一声闷响,南宫霸砸落地面,极其飞扬的尘埃。 “好恐怖的一剑!”人群痴痴地看着林枫,心头震撼都写在了脸上。 聂天也是不由得喉咙滚动一下,林枫能在生死一刻完成突破,逆境之中反败为胜,这需要的不仅仅地天赋和实力,更需要巨大的恒心和毅力。 南宫霸的确很强,但可惜的是,他遇到了林枫,一个剑道上的奇才。 如果林枫没有在最后一刻突破,这一场战斗,恐怕胜负易主。 林枫身影降落,来到南宫霸身边,后者挣扎着站起来,全身虽是鲜血淋淋,但眼中没有任何惧意,反倒十分平静。 “南宫霸,你走吧。”林枫淡淡开口,说道:“我不知道当年我的老师和你的父亲之间生了什么,但我会查清楚的。” “你不杀我?”南宫霸微微一愣,有些惊讶。 “你我之间并无仇怨,我不会杀你。”林枫一脸淡然。 “林枫,你不杀我,你会后悔的。”南宫霸身躯微微一震,全身血污荡开,眼神之中恢复了愤怒,他转身离开,刚迈出几步,却是身影一滞,突然看向林枫,说道:“林枫,你要想知道当年的事情,问问你们的阁主大人吧。” 说完,南宫霸身影一动,直接离开。 “阁主!”林枫一愣,目光看向乐灵运。 乐灵运脸色一僵,说道:“林枫,你先走封剑之路。如果你能走完封剑之路,我便将当年的事情告诉你。” “好。”林枫沉沉点头,眼神无比坚定。 聂天心头长长松了一口气,林枫和南宫霸都没死,这个结果还算不错。 接下来,就是要走封剑之路了。 聂天心中早就期待着,封剑之路,这个上古神剑的器灵分身,里面到底是什么景象。 在无数道目光的注视之下,聂天和林枫身影一闪,来到高空之中。 近距离地观察封剑之路,聂天马上现,巨剑之外涌动着细小的符文,正是那种古怪的蝌蚪状符文,聂天称之为神纹。 不过封剑之路上的神纹明显比星魂碑和三足玄鼎之上的神纹更加复杂,更加精密,其内似乎蕴藏着极其可怕的力量。 聂天和林枫两人对望一眼,不再犹豫,直接进入封剑之路。 两道身影进入光影巨剑之中,被剑光笼罩着,只能看到两个光点在闪动。 “林枫,聂天,你们能走出封剑之路吗?”乐灵运心头剧烈颤抖着,目光却是显得有些复杂。 进入封剑之路的瞬间,聂天感觉到时空瞬间变幻,下一刻竟是置身于一座剑阵之中。 而林枫的身影也消失不见,周围空间只有他一个人存在。 聂天感知一下周围的时空,这是一个完全独立于外界的空间,茫茫无际,给人一种十分浩瀚的感觉,好像没有尽头一般。 “主人,这里的确是幻境!”尸罗魔君的声音响起,带着十足的惊讶,说道:“这个幻境的等阶我无法确定。” 聂天脸色一沉,尸罗魔君可是六阶幻术师,连他都无法确定等级的幻境,至少在七阶以上。 七阶以上的幻境,想想都可怕! 要知道,天界九帝之一的幻帝百里封尘才仅仅是七阶幻术师而已。 聂天细心感知着周围的剑阵,沉沉问道:“尸罗,你可有办法破开幻境?” 原本聂天希望可以和林枫一起,至少能帮助后者。 但两人却是经受不同的考验,林枫只能自求多福了。 “不能。”尸罗魔君愣了一声,摇头说道:“这个幻境似乎设置了很多阵法,只有通过这些阵法,自然能够走出幻境。” “竟是这样。”聂天猛然一愣,眉头皱得更深。 “龙剑杀阵,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浩荡的声音响起,旋即无数的巨剑浮现,好似一根根巨大的石柱一般,将聂天包裹起来。 “好强的剑意!”聂天猛然一愣,惊讶不小,杀阵之中弥漫的剑意,非常强大,让他心头莫名一颤。 就在他话音还未落下之时,龙剑杀阵轰然运转起来。 “刷刷刷”下一瞬间,无数的剑影激射而出,好似漫天剑雨一般,铺天盖地落下。 聂天感受着剑影之中的剑意,猛然一愣,竟是在一瞬间僵住了。 “噗!噗!”两道剑意瞬间落下,他的双臂之上出现两道血口,血流如注。 聂天马上反应过来,全身的剑意涌出,无数剑影飞出,对抗剑阵。 “主人,这是”尸罗魔君此时也反应过来,一脸震撼,痴痴说道:“你的剑意!” “嗯。”聂天沉沉点头,堪堪抵抗住龙剑杀阵的第一波进攻,但他的心头却是不敢有半点放松。 刚才的一瞬,他之所以会愣住,因为他感知出来,剑阵之中弥漫的剑意,竟是他自己的剑意! 墨玉龙剑的剑意不可能和聂天的剑意一样,所以唯一的解释就是,龙剑杀阵复制了聂天的剑意,用来对抗他。 这种考验的方式倒是十分奇特,剑阵能够复制剑者的剑意,这是聂天闻所未闻的事情。 紧接着,龙剑杀阵第二次启动,扑面而来的剑意比刚才更加恐怖。 “剑斩八荒!”聂天怒吼一声,一剑刺出,剑意如惊涛骇浪一般激荡开,向着四周的巨剑冲击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