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二章通天剑梯 - 万古天帝

第九百二十二章通天剑梯

又见面了! 狂放的笑声,犹如九天惊雷一般,炸响在聂天耳边。天』『 籁小 说.⒉3TXT. 前世的仇人,就站在自己的面前,聂天整个人变成了一座火山,随时都要爆。 “洛晨昏,偿命吧!”复仇的渴望让聂天在瞬间失去理智,他怒吼一声,全身的剑意瞬间爆,整片山谷猛然一震,竟是承受不住庞大的剑气威压,摇摇欲坠,似要崩塌一般。 然而,聂天眼中的一切都是不真实的,他全身释放的不是剑意,而是狂暴的血气。 “主人!主人!快醒过来!”尸罗魔君疯狂大喊,但是聂天却根本听不到他的声音,全身的血气疯狂地燃烧着,四周空间之中弥漫着浓郁的血腥之气。 这个时候,尸罗魔君已经明白过来。 四周空间之中的古怪精神力,这就是封剑之路对武者的考验。 这种精神力非常诡异,能够缓缓影响武者的心境,令其变得暴躁,然后再唤醒武者灵魂最深处的东西,或者是恐惧,或者是某种渴望。 聂天完全被仇恨吞噬,双目充血赤红,全身的血气不断地燃烧着,整个人沐浴在一片血雨之中。 “聂天,你不是想要报仇吗?本帝就站在你的面前,你杀得了我吗?”洛晨昏气焰嚣张,他的脚下竟是出现一方矮小的坟墓,墓碑之上刻着两个字,聂天! “聂天,这是你的弟子为你立下的墓碑,本帝这就毁掉它,我要你死都不得安宁!哈哈哈”洛晨昏话音落下,一只脚高高扬起,向着那座矮小的坟墓踏下去。 张狂的声音好似魔音一般,扰乱聂天的心神,让他整个人彻底陷入癫狂状态。 “洛晨昏,我杀了你!”聂天怒吼一声,全身的“剑意”暴涨到极致,而就在这一瞬间,他的脑海之中突然响起一声轰鸣,旋即一股精神威慑降临在灵魂之上。 聂天整个人猛然一颤,目光之中的血腥直接消失,眼前的景象骤然变幻,一切还是原来的样子,四周只有弥漫的剑意,好似什么事都没有生过一般。 聂天痴愣当场,看到自己全身鲜血淋淋,半天都反应不过来。 “主人,你没事吧?”尸罗魔君看到聂天醒过来,悬着的心终于放心,紧张问道。 刚才的一幕非常危险,如果聂天没有及时醒过来,恐怕此时已经自燃血气而亡了。 “我没事。”聂天长长呼出一口浊气,脸色稍稍缓和过来,幸亏他之前在神识之中留下一道精神力,在最关键的时刻唤醒自己,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这里太诡异了,要不是我提前考虑到危险,恐怕就要丧命在这里了。”聂天长出一口气,依旧是心有余悸。 他神识展开,感知着四周空间,那种诡异的精神力已经不见了。 “看来我已经通过了第二个考验。”聂天放松不少,幸亏他的精神力足够强大,否则光是承受那种精神压迫,就足以让他的神识崩溃。 继续向前走,聂天很快看到一片云天,在云雾缭绕之中,无数把利剑倒悬在空中,组成了一条通向天际的剑梯,好似通向天际尽头,通往另一个世界。 “通天剑梯,开启!”就在那通天的阶梯出现的一瞬,虚空之中响起一个浩荡的声音。 “通天剑梯!”聂天微微一愣,旋即从那云天之上的剑之阶梯上感受到一股股玄妙的剑道意境之力, 这是最纯粹的剑道意境之力,就算丹道真意和武道真意一般。 “看来只要登上通天剑梯,便算是通过了封剑之路。”聂天望着天空之上的剑之阶梯,喃喃说道。 封剑之路非常奇特,在经过了龙剑杀阵和诡异幻境之后,聂天明显谨慎许多。 在这种神秘莫测的环境之中,一步走错便是杀身之灾。 “啊!”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凄厉的惨叫声突然响起。 “林枫!”聂天目光一凝,向着四周望过去,却只听到声音,看不到人影。 但他十分确定,惨叫声正是林枫出。 “不要杀我弟弟!”下一刻,林枫的声音再次响起,透着撕心裂肺的急迫。 “糟了。”聂天脸色一沉,看来林枫已经陷入那幻境之中了。 但是他根本不知道林枫在什么地方,更没有办法帮后者破开幻境。 “主人,我们必须尽快走完封剑之路,只要这个幻境被破开,林枫自然就没事了。”尸罗魔君提醒聂天道。 “嗯。”聂天沉沉点头,不再去关注其他,目光紧紧盯着那云巅的剑梯。 封剑之路的考验并不多,但是每一个都是致命的。 聂天估计,仅仅是一个剑龙杀阵,能够通过的剑者,万中无一。 林枫无法通过幻境的考验,并不能说明他的剑道天赋,只是因为他的精神力不够。 聂天实在非常幸运,精神力足够强,让他在关键的时刻能够保持清醒。 聂天不再犹豫,身影一闪,一步踏在一柄倒悬的利剑之上。 而在封剑之路外,人群的目光渐渐变得灼热起来,同时也带着巨大的不解。 封剑之路中,一个光点一直停滞不前,而另外一个光点则是在向着剑锋前进。 “快看,那道身影的度好快,马上就要剑锋之处了。”人群惊呼着,心头纷纷猜测,这个度极快的光点,到底是林枫,还是聂天。 “一定是林枫师兄!”有人兴奋地惊呼着。 “当然是林枫师兄,他不愧是我们天剑阁三剑之,剑道天赋太高,我猜他一定能够通过封剑之路。”其他人附和着,似乎他们已经忘了,在林枫和聂天进入封剑之路前,他们还把两人的行为看做自杀呢。 金大宝在一旁冷冷笑着,眼神之中是极度的不屑。 他已经从乐山口中知道封剑之路的艰难,他相信,如果这个世界有人能够通过封剑之路,这个人一定是聂天! 对于外面生的事情,聂天当然不知道,他的身影向着剑梯之上攀登,但是那诡异的阶梯却是释放着可怕的压迫力量。 随着他越来越靠近剑梯顶峰,这股压力便越来越大。 聂天额头上渗出豆大的汗珠,整个人也是大汗淋淋,剑梯之上的压力非常诡异,无法躲避,只能承受。 这种感觉就像聂天当初上升龙台,只是压迫的感觉比升龙台更加恐怖!